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 // 有點棒

我發誓 ,明天,不再——

像你忘了怎樣寫出的歌,我也忘了怎樣寫出的天空

倔強嗎?

@灯烛
今天騎車最快樂曲 ,別問為啥快樂(奸笑

新年快乐!

开心吗?

开心。

她第一个跟我说了新年快乐,比我跟她说还要早。

那时正在听歌,在想能写些什么,再往前推,是刚洗完澡,擦头发时想着要跟她说新年快乐。拿起手机回了朋友不打游戏,那时23:42。打开了电脑,想看能写点什么不。感觉今天一定能写出。

手却放在了播放器的记录上,晚上骑车时随机听到一首歌,那时冷着没敢摘手套去点心,回家翻记录听找时,就老回顾不到那熟悉的旋律。按理来说不应该。但又想想,好像也确实可能找不到了。一样的歌,在家外放,与骑车耳内放时,真的不一样。

这几天,文字表达欲望的顶峰也是在车上,或是浴室里。可能因为这两个地方最能听见自己?18年对我来说,过的真的好快,好...

忽然點進了半年前的對話,看到自己說過的話…真是在瘋狂毆打我 😂

頭像如心情,抽空兩晚,又和朋友打遊戲到現在……(捶墻

“所以什麼才是男人的浪漫?”


“青椒肉丝和烟,贪婪的女人和天真的小孩还有机械狗,放不下的过去和看不到的未来,还有那浩瀚无边的宇宙 ”

夜骑时,天空与山与河,黑成一片,没有色差。于是,月亮触手可及。

真的勇士,敢于.....

占tag打扰,抱歉。

本来是作一小友问题的回复,结果答出来后,...更像是总结了?哈哈哈我也不知道,稍微把不适合的划了线,打上Tag,就当三年回顾了吧 (喂!

虽然真的是黑历史,有些古早文自己都没脸去看,但怎么说...都是过程,都是我的 (刨土遁 x

————————————


(回答十分口语化,也许就跟我现在写的东西一样,没有逻辑,边写边理边思考,如果觉得凌乱 我我我唉 我来跳支舞吧?~)

...也不知道回答会不会被和谐(惊恐


A:哈哈哈,收到问题时,真是超开心,还以为真的会等到机械键盘进入博物馆时提问数仍是‘零’ /...

再说一个人的死亡,只是在有旁人在场的情形下才会得到重视。所以一亿具尸体分散在漫长历史中,仅仅是想象中的一缕青烟而已。*

所以,这会是个关于生命的故事?

谁知道呢。

你打开了车门。提菜的大婶从眼前跑过,对面楼中出来的小伙在看到天空后又折回了电梯。你也学着抬头看看天,天空阴霾。隐约雷鸣。雷鸣?雷鸣可没这么有节奏感。

啪、啪、啪...

你平回了视线。别,别再望到对面楼层,往回低点,落到穿过楼层的泊油路。路在中间圈出了球场,球场被铁栏围着,以防篮球排球羽毛球飞出,拦不了声音传出。你趴在铁网上。

轰—隆隆——

真雷从天边来了。

你朝里喊。

“缺人不!”

里面的人朝你看。就一双眼睛,在...

囤了一年的曲,放出来了 ←v

一年一遍有顶天酒店,还能泪目,看来还有对新气象的期望嘛 喲!

嗯?!

这首歌适合等待。

提问箱?

咦,嘿嘿跟风来一下

提问箱

耶,欢迎点进生活一败涂地风向标 ~

(认真:

音乐、阅读、观影、写字、独自生活技巧,修灯泡?或者...关于展正希...?

 我没什么知识体系,听歌不懂乐理,写字不理技巧,是生存到现在还全靠直觉的动物。回答可能更多的是从个人感性、想象力出发,无法去解决一个‘问题’。

阅历很窄,经历也没多丰富。完了,想了半天感觉自己也就只能回答 “您觉得哪个牌子的烟最好抽?” 然而现在是个连烟都不敢随意买的穷鬼 (嗯?那么请问您是如何让生活落到这个地步的?

???

溜了溜了

其实就是好奇大家会好奇什么问题哈哈哈 ...

十来平米;

二十四点;

加油。

野球

脏雪球

好像一只小老虎

哟 !

你,要去哪?

头发吹干了 耶

今天她约我扫雷了 嘿

以及,???真的没人点文了??天噢你听我解释你想看的文风我我我 (皱眉  我都没有 (z

下一页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