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我的蝴蝶结有点弯了

I want to be ... 【中】

前章:【上】

分级:R

配对:B!绿谷出久 /A! 爆豪胜己

梗概:参见前章,不再赘诉。

预警:详细暴力描写;涉及强制发情;绿谷有点黑。

注:

打斗场面参考:13年电影《激战》;乌利亚-菲波 MMA裸绞教学视频

绞杀作为柔道术的一种,对普通人十分容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如若非专业、非正式场合下,请勿模仿,切勿尝试。

这一切都发生在他们彼此相爱的前提之下。

特殊的工作性质,让那些稀有的Alpha、Omega对他们来说并不罕见,甚至就像以他们为中心一样,那些麻烦的敌对,那些解决麻烦的战友,在这个设定不公的世界更添上一比混乱,精彩。

作为圈内为数不多的Beta,绿谷享受了作为稀少数的特殊优待,例如保护被解救出来的Omega,又比如接近狂暴状态下的Alpha,他的无气味,总能让他有更多的机会见到那些稀有种私密的发情期,你知道,那些在平日里,无论是严肃或冷漠还是看起来和蔼,可爱的家伙们,在发情期会无可避免的展露出不一样的隐秘一面。这让他的情报收集多了许多加密的小文档。

可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爆豪胜己的发情期了。

他按压下阀门,将手中铁罐里的液体呈雾状,喷洒在空气里。

“唉?小胜你能闻到吗?”

“废话!!你他妈在干嘛!!!”

Omega信息素的加重,让Alpha的身体本能的产生反应,先是感受到奔腾热血的加速。这种直直往肾上腺的刺激,让爆豪的呼吸开始加重。就像随时准备发起攻击,开始战斗。

“这是Omega腺体提取液,我只是想确认下你身体是否健康,毕竟你已经很久没有过发情期了,鉴于你才二十六岁,正处于......”

 “白痴啊!”

 爆豪吼叫着,直冲上去,用拳头打断了绿谷还想接着说的话。两声接连的闷响,绿谷和他的金属瓶一同跌落在地上。利落的翻转了身子,避开爆豪的第二次攻击,拉开距离。抵在墙背,绿谷伸手揩了下嘴角流出的血液,还好还好。还好他们有不准在这个房间使用能力的规定,不然又得是半月消不掉的灼痕了。敏捷的再次翻滚,躲过再次袭来的膝。真是不让人喘气的暴躁啊。绿谷撑手起身,点着步伐,开始周旋。

 真像个烦人的猴子!

 他们曾经都在学校学过一些基础的西洋拳击,好多年过去了,留下来实际应战的就剩那不停蹦跶,带着节奏的步伐了。可这虽然利于敏捷的防守,却不适合进攻。爆豪看着绿谷的左右晃动,他自然是不屑于利用这些,在直拳虚招,上勾试探里,冷静的观察着,等着瑕疵出现。然后...重重一拳。直击腹部。

绿谷也不示弱,反手给了爆豪脸上一拳。打到他鼻血横流。

“你他妈!”

擦着鼻血的爆豪爆口而出。他当然不是因为流血而暴躁,他们早就已经习惯这些。让他吃惊,让他暴怒的,是砸在他脸上的那只手,那只拳头带上的不仅仅是力道,还有味道。

 他的鲜血和Omega的萃取液混杂在一起。

嗅到空气里已经开始弥漫着Alpha的信息素,绿谷捏着湿漉的手,抿嘴露出一笑,他的确是对这些信息素没什么反应,但可不代表他什么也闻不到。 这股熟悉的辛辣味,他已经很久违了。

“小胜,冷静点啊”

 去你的!

 下一刻,爆豪胜己的袭击更加猛烈。拳头就如同雨点一样袭了过来。狂暴状态下的Alpha,一味的防守不再有意义,砸在头上的能挡就当,挡不住地不如就让他落下,腾出的双手快速的往对方袒露、又结实的腹肌上打过去,快速的砸下两拳后换位,周旋,后退,躲避,进攻。

可他还是被打倒节节败退。就快到墙角了。

爆豪又朝他打来一记直拳。

他向后躲过。却还是如同被打到了一样,后退一步,背抵到了墙。爆豪露出得逞的一笑,下一击猛烈的勾了过来。

你看,发情时,就连Alpha都很难保持冷静。

这一次,绿谷没躲,反而是越身迎上。在那一拳击在他腹上的同时,挥拳打中了爆豪的脸颊。

两人都闷声倒地。结结实实。

职业生涯让他们对疼痛的耐受度已经高过常人,绿谷又尤为如此。他跌落的动作和翻身一样,行如流水,敏捷的完全不给疼痛时间。他拿住了爆豪的背,双腿钳住他的腰。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右手快速的绕过爆豪的脖子,左手严实的覆盖上另一只小臂。他知道爆豪的反应速度有多快,这就是一个赌注,给他的时间不足以形成一个完整的绞结,但这个掩饰会给他争取到机会。如果他赌赢了。

爆豪感受到了贴在脖颈上的手,见鬼的。这家伙竟然在尝试对他进行十字绞!做梦去!!那股从绿谷手臂上散发出来的Omega信息素让爆豪更加粗鲁的抓着绿谷的左手,想要甩掉。

哈。

绿谷突破了防线。他将被爆豪抓死的左手滑下,搂住他对象强壮的胸肌上,而右手,则完完全全的占有了爆豪的脖颈,毫无防范的动脉就在他的手弯里凸凸跳动着。跳动着。

爆豪知道自己失误了。本能让他激烈的反抗着,爪也好,拳也好,都朝抵压在自己肩上的那张脸上糊了过去。可绿谷丝毫未动。

对于接下的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牺牲了。

那只搂在胸上的左手重新回到脖颈处,切过他们彼此紧贴在一起的头颅,与右手形成一个完美的绞。他收缩着臂弯,挤压着动脉。

一秒,两秒。

呼吸受阻。

三秒。

爆豪感受到脸上血液的褪去。

四秒。

头部充血,视野模糊....

五秒、六秒......

“小胜,你输了”

在爆豪胜己重新看见光时,那颗绿色的脑袋就挡住了一大片的光源。绿谷看着他眨着眼,等爆豪从晕厥中回过神来后,不意外的接收到砸在脸上的一拳。

这是今晚的最后一拳。超疼,可心更痒啦。

连血都不擦,绿谷就凑了上去,给爆豪来了个黏糊糊,湿漉漉的吻。

TBC.

还能接受?

要去看球了,刹个车。假期不易,有时间今天想一口气干完。

最后再叨叨一句,这一切都发生在他们彼此相爱、相知的前提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75)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