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非触发性脱敏 【壹】

配对:韩彬/关宏峰

分级:本章PG.

梗概:在见了许多心理医生仍无济于事后,韩彬表示他有一个偏方,替代式治疗。虽然有风险,但关宏峰表示愿意尝试。

注:有点黑,umm..就是想看观察力\苏感Max的反社会跟关队。每个人都渴望着遇见旗鼓相当的对手,因为那也是知己啊。

黑暗,黑?暗。


关宏峰喉头滚动,同干涸的口腔向里发紧,同紧咬的牙齿发酸。


"需要给你倒杯水吗?关队。"


向四处不断飘望的眼神被声音唤正,韩彬看着那双冰面出现的裂纹、黑洞,看向他就像瞬间的塌陷,平静一再不复,汗液都布满了额头。关宏峰紧握在扶手上的指关节凸撑皮肤泛青发白,睁大的眼睛没在韩彬的身上坚持多久就低垂了下去,轻阖上眼,又干咽下一口,食指搭在鼻梁上,摇了摇头。


被地灯笼在光晕下的男人抬手看着表,47秒,不到一分钟。


耳边的喘息开始清晰起来,清晰着带着混乱而来。他看着他胸口的起伏,老式的针织衫被带着如同潮汐,呼来呼去,起伏荡漾。嘴里还有断断续续的碎语,像是驱魔的咒语,又似忏悔的祷告。他额上的汗液越来越多,已经到了汇聚下流的地步。


汗液划在脖颈上。


83秒。


韩彬以为会如见到从悬崖上坠下的金鱼,会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越近谷底的越黑暗。但却见他停在了半空中,深呼吸让他找到的平衡,稳住了颤抖。至少没那么激烈了。


“还好吗?关队。”


他站在灯边问他,灯将他照的很好,落地一个圈,连带着影子也是明亮,没有。而那个扣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男人,灯光只照顾他勾身的轮廓,如同那些被送进物证鉴定中心的监控视频里留下的嫌疑犯。他点了点头。


“我、我没事,继续。”


韩彬伸手,将旁边的地灯调暗了点。


而那就像是触到了临界点!猛然着,关宏峰抬起了头,寻着光源的方向看去,那眼神像一匹深夜里的独狼,又像饥饿的野猫,狰狞下,是掩饰不住的恐惧,恐惧的后面,是凸显出来的单薄易破。


不再屹立不倒,没有临危不惧。颤着肩膀,抖着双腿,身子后倾,像是在拼命躲避着什么,可又被压住了双肩,锁住了脚踝,动不了,躲不开,躲不开。


刀锋刺破了肌肤,刀刃伸进了肌理,肌肉挤着肌肉,血液润着刀锋......


站在灯下的男人如在看一场独角戏,他不动声色勾动起来的嘴角,像是对演员犹如身临其境的精彩表现的满意。他就站在那看着,昏黄的灯打在眼上,由睫毛打出阴影笼在眼前。直到一声闷响,挣扎的动作终于让关宏峰滑跌在了地上,如同一条被抛上岸的鱼,汗湿的头发,沾黏着领口。大喘着呼吸,只出不进。在快窒息前,韩彬拍动了手掌。清脆的声音刺破过屏障,引来他的注视。


178秒。


那双湿漉的眼里,除了惊慌什么也没有。


“关队,关队长?”


他已经把灯调回了正常亮度,当灯光渡在了那张脸上时,就像盖好了氧气罩,得到呼吸后的人,伏在地上喘息,交缠着双腿显得有那么些不自然,


“关队长?”


韩彬走近。站在身侧,又蹲下身,从中式衬衫的宽平口袋里掏出手绢,卷着食指,在那光溜的脖颈上轻轻一顺,将那小半截的汗液吸去。触碰带来的反应是身下人反射性的躲避,却碍于透支的体力像一阵细微的颤动,韩彬一边观察着,一边将手绢凑在鼻下,轻轻的嗅上一口。


又加深了一次呼吸。


他把手绢收回口袋。这时,身下人的呼吸已经逐于平缓。不赖的自制力。近乎于一种强迫性控制。


“我扶你起来,关队。”


他伸出手,搀扶起人,他是文质彬彬的书生,他是头脑精明的警察,放在古代来说,这可是一文一武,天差地别的距离。他感受着搭在肩膀上的温度,供氧的恢复让那人优秀的头脑重新运转起来,也许离正常还有段距离,但至少身体的控制是夺回来了点,所以这身高的差距,并没有给韩彬的肩膀带来更多的负重。半扶半带,关宏峰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冰凉的皮质,触到裸露在外的肌肤,从大腿处传到了大脑上。


关宏峰眨了眨眼。


缓慢的有些懒。


又像在琢磨着什么。


“还好吗?”


韩彬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他斜瞟着眼看了过去,复又闭上,缓慢的点了点头。


“我射了。”


本就低沉的嗓子在这时候更加喑哑。


“这说明是个好的开始。”


书生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从关宏峰的脸上稍稍下垂,看着这位前警察的裆部,早先褪去的外裤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裹在下体,深深的沾了一小片的水渍下,仔细一看,会发现那里凸起着不正常。


不是正常的高潮。


“要先吃点东西再继续吗?”


关宏峰的喉头又滚动了一下。在他脸上,轻皱的眉头,与其是一种表情,不如说是一种习惯,等同面无表情的平静。在听见问话后,只点了点头,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


“你先把那个关了。”


喑哑的声音传到耳膜上酥酥麻麻。韩彬勾起无声的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巧的遥控器,将开关打到最底下。


“不好意思,我把这个给忘了。”



TBC.


尝试一节,脑里已经爽到飞天,有睡眠写完的话,应该....

我怎么站在非洲大陆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215)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