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非触发性脱敏 【贰】

配对:韩彬/关宏峰

分级:本章PG.

梗概:在见了许多心理医生仍无济于事后,韩彬表示他有一个偏方,替代式治疗。虽然有风险,但关宏峰表示愿意尝试。

注: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一章,不会对话描写,写智商组疼痛智商,这章之后应该就是无脑舒适区了吧,V。


前章:【壹】


睁开双眼,三周是白,四方无声。


“老关...老关!”


门打开发生的震动,宣告着猛然,告诉你这开门人的莽撞,激动。


他把眼睛瞥向他,眨了眨眼,输液管竖在画面里将人像劈成两半。


“周巡,发生什么事了?”


许是久违开嗓,发出的声音沉的往周巡心里一甸,刚要作火的骂孙子,却觉出话里的不对,睁着眼,皱着眉,小心翼翼,轻声轻语。


“你...你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知是好还是糟。


关宏峰拿着自己的病历单,再结合周巡的话。复原出来的记忆,就是一段绑架的经历。他低头,看向勒在自己手腕上淡红的一圈,曾经遭受到的物理性入侵,让这圈皮肉现在还微微发肿。他寻着印记,双手叠加,手背抵靠,指与指间自然的交缠在了一起。


不正常。


他掀开被子,撩起了病服,松软光洁的肚皮,让他皱眉的不仅仅是那叠了一圈的软肉。


被子的角度被他撩的更开,在进一步时,手上一顿,抬眼看了门外,横在木门上窄长的透明玻璃,让他选择下床。脚触在坚硬的地面上时,让他发软的不仅仅是久卧在床的后遗症,还有从腿根处而起,震在尾骨处的麻。他撑着输液架,缓慢的挪到独立的厕所内,脱下内外裤。


耸拉在腿间的阴//茎,因为尿胀的原因而稍有些硬度,可他并没有急于解决它的想法,他站在盥洗池的镜子前,犹如面对被害人的死尸那样,一寸不落的检查自己。直到最后,他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摩擦在下巴上的手。


太不正常了。太干净了。


哗啦的冲水后,周巡见人从洗手间走出来。


“啊哟,老关,你咋就下床了呢!”


关宏峰眨了眨眼,看着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微微一抬,以示不用。抬脚继续向床走,这时候的步伐已经与平常无异。


“不然你接着?”


嘿!


“只要你肯,外面兄弟那么多,随便你呼!”


看着周巡脸上的表情,没正经的话说着天经地义,关宏峰的嘴角扯了扯,是笑了。然这时,周巡的脸上却正经了起来,标志的五官安静的摆在脸上时,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老关,你真不打算立案?”


关宏峰摇了摇头。


“我没事。”


周巡看着他。


“身体没有什么不对劲吗?”


这话里的话,弦外的音,让关宏峰仰起了头,与他来了个对视。


“都正常着。”


周巡眨了眼,撇了头,标致的五官在脸上又活跃了起来。


“你嘿,别又有事瞒着我,自个埋在肚里琢磨,有麻烦了记得跟我说,撇开咱人/民/警/察的立场,十几年的兄弟交情够你信啦。”


“恩。”



第二天一早,关宏峰就办完了离院手续。


从病理性上来讲,他的身体的确没什么能用来占床位的理由,所以手续顺利,队里的兄弟也在他的话语里被散去,在收拾好简单的衣物时,他的朋友来了。


朋友。?


“关队。”


站在窗边的人被声唤回,转身面朝他点了点头是个回应,拿起床上的行李走去。


“麻烦你了。”


“没有,正好我也没什么事,我来吧。”


说着,就顺手接过关宏峰手里的行李包,关宏峰也没躲,没推,没拒,自然而然的两人并肩走出医院,上车。



在车上。


“是你对吗?”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问出了话。


“嗯?这些都经过你的同意,怎么了吗?”


驾驶位上的人朝右看了一眼,纵使透过镜片,那张镇定的脸上密不透风。唉,真是奇妙。


“我不记得了。”


车子拐过一道弯,平稳的就如它的驾驶者的话语。


“人类在受到强烈的刺激时,有一部分几率会发生选择性遗忘,这是人类对自己的保护机制,在这一方面,你是了解过它的风险的。”


这回他不用偏头,也知道那人眉头微皱,手摩擦在下巴的模样。他轻轻勾起一笑,直到最后车停稳,也没受到那人近一步的询问。在等了一会后,他伸手,轻轻拍在那人的肩头上。


“关队,到了。”


深黑的眸子在眼皮快速的交替里,恢复了神色,冷峻的脸上仍然严丝合缝。


“抱歉,走神了。”


微微欠过身,副驾驶位上的人开门下车,在转身后又被叫回。


接过了从朋友手上递过的行李包,大脑才反应过来自己从一大早就不在线上,虽然失礼倒也没给他带来什么尴尬,但最后问出要不要上去喝茶的声音,是低沉喑哑下,尾音还稍带着点上扬。


这些细微的变化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脸上的笑容礼貌得体。


“喝茶就不必了,待会还有些事要处理。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用多久,关队你就能明白了。”


“好。再联络,韩彬。”


“再联络。”


望着背影,圆形镜片后那双眼睛如同聚焦般细眯起来,嘴上扬起了一个不同人前的笑容。


再联络。



第一晚,灯火通明的过去。第二晚,百灯齐放。第三晚......关宏峰咽下一口口水,快速的眨了眨眼睛,把挤在睫毛上的那滴汗液弄走。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离开了开关。


还是没有做到。


这无关胆量。每一次,只要一想到无灯的黑暗,四肢就会迅速的发沉,血液激流奔涌,心脏如同注射了过量激素一样的猛烈,过荷。身体反应的比真的打了兴奋剂还要快速。太真实了。仰靠在沙发上,一步一步的调整自己的呼吸,眼睛直视的白炽灯的热烈。太真实了。


吸气,呼气。


老虎在水里摆动。


吸气...


有什么地方,的确不再正常。


呼......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3)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