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我的蝴蝶结有点弯了

非触发性脱敏 【肆】

配对:韩彬/关宏峰

分级:清的!(吼叫

梗概:在见了许多心理医生仍无济于事后,韩彬表示他有一个偏方,替代式治疗。虽然有风险,但关宏峰表示愿意尝试。

前章:【壹】 【贰】 【叁】

 

【肆】

 

他耳里听见声音了,这是他熟悉的人声!

跌倒在地板上的滋味自然不好受,但地砖的冰凉能让他觉得好受许多,准确来说,是地砖的冰凉所带来的理智,让他觉得好受。

他犹如一只卧伏的老虎,在林中,在枝叶下,他伸长着五感去捕捉周遭的动静,而射精后的世界混混沌沌,这是即使有灯有光也不会得到缓解的自然反应。他静止,他睁眼,他细细听闻,像狩捉猎物一样屏气抑喘,等待着,等待,空旷而寂静。

"……韩彬?"

"韩彬?"

他出声呼唤,试着一声,再是一声,却如同抛进深井的石子,久久不闻回声,是水太深了吗?还是深井无水接?

他咽下一口口水,时间的消磨让身体的感官从回体内,黑暗是比白昼更刺眼的存在,直直的探进视网膜,捏住他的神经。那些幻觉,那些幻听,通通都没有狭着血腥而来。他等着,等着,等到地板被他捂着与身体同温,等到抵在下腹的器官逐渐变硬,等到他大腿的肌肉被绞着酸疼。

"韩彬、"

"韩彬……"

"韩彬!"

低哑的嗓子被吼声挣开,划出的震动将声线刺出一些毛边,失去了往日圆润的质感,多了点同娃娃音的奶气,这是韩彬在那段‘治疗期’间,发现的其中一件趣事。

"我在这。"

那盏落地灯重新发出昏黄的光。他抬头,他仰腰,胸口受到的压迫让他挤出一口气,他看见那个带着圆片眼镜的男人站在那儿了。

"你把那个停下。"

笑声,笑声。韩彬的笑从来不会笑出声,笑出声的都是另有所表。

"关队。" 

"冷静一点。你的身体上什么也没有。" 

"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摸摸。"

语毕,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那个在灯下留着胡子的男人将手从口袋里掏出,掌心袒露,而被动作带着飘动的中衫透着它的轻盈无物。他看着地上那个黑发的男人朝他瞪圆的眼睛,点了点头。

"或许我还不值得获得你的信任,关队。但你信你自己,我教你的技巧,你可以去运用,不用也可以,选择权完全的在你手上。"

韩彬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了一点,手杖在地上轻轻敲打出一声。

"重点在于,你信你自己,关宏峰。"

抛去感官,剥离感官,没有感官。

你,还能感受到的是什么?

……

地板,冰凉,坚硬。

这让你想到了某天你们共进晚餐时那张桌子的触感。他更多的时候是让你待在柔软的床上,或者棉垫上进行,只有那天,是个意外。就如今天这样,突然的停电,让你措手不及,心率失调,双腿打颤,一如往常的反应。而这天,还不同,这已经是到了诊疗后期的阶段,这时的你,打着颤抖的双腿是为了夹紧臀部,而臀部里什么也没有的肠道,就像被顶在了前列腺上一样,蠕动着,收缩着,分泌着,湿润着,就同要抵达高潮前的紧张,恐慌,空虚,绝望。

这时候,那个男人的味道靠近了。你现在想起来了,想起了那个男人的味道。你像抓住浮木一样抱紧了他的手。

他的味道。

他的温度。

伏在地上的男人一直保持着看向落地灯的姿势,两只手死死的扣在地上,没有动,但如果,如果你仔细的去观察,就像此刻正看着显示屏的韩彬那样,你就不会错过这人身上的变化,他知道他现在正轻微的摆动着腰部摩擦着地板,这种摩擦感不重要,重要的是——

韩彬看着忽然停止动作的男人,无力的手挣扎着向外探着手,伸向落地灯处,接着,便是一阵如同痉挛般的急促颤抖。而他,也伸出了食指往屏幕上张开的手心上轻轻一点,嘴角勾起了笑容。

重要的是,记忆的力量。

在圆形的镜片里,映着一副电子视频的画面,而画面中的房间正是关宏峰的家中。此时,一直处在红外模式的空间恢复了色彩,灯光亮起,重新通明,而白皑空旷的房间里,显示的只有躺在地上的这一个人。

韩彬收起了手机,把那道门打开。

"你看,宏峰,你已经可以拥抱黑暗了。"

Tbc/End.

// // 

写的这么含蓄而潦草十分抱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56)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