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Guilt.

配对:A!见一/B!展正希.

设定:无背景战场,常规ABO设。成年;仅维持幼年竹马设;其余架空,心态平和,切勿带入。

Alpha:在体格与大脑同样被神眷顾到的Alpha上显然站在战场幕后做指挥更有用。

Beta:多如肉鸡的Beta是最好的前锋战士(炮灰)。

Omega:稀有的Omega是珍贵的Alpha最好的稳定剂(军Ji)。

信息素:A-O互影响(生理/心理层面)。A-B 一般浓度为服从但不可闻。特殊的超高浓度为绝对的心理支配,且可闻。 O-B 互不影响。

分级:R

预警:前半段放风自我,后半段自我放飞,反正就是...放飞.....能看就看,观感不舒服就叉。我好像是写爽..爽了?


↓ 试阅:

1:


当军医出来时,见一已经捏断了三支笔。


说实话,对于见一来说,他的确不擅长这份工作,从敬业角度来说,他的那位竹马比他做的优秀太多,冲锋陷阵,勇往直前,视死如归,虎的坐在后面部署的他直牙痒痒,心疼疼,这就导致他在自己岗位上更加不称职,即使如他这样私心不要脸的做到这一步,明明身为属下的他却总是‘如意’、‘得逞’,实施起他们都心知肚明的最有效计划,一挫再挫对面的焰火,这本身就是在玩火。


一想到这,‘咔’着一声,第四支笔断了。


“长、长官啊,这、这特殊时期,资源....”


‘咻——’


“..你开心就好。”


军医偏头,反手,擦过自己的耳边,把笔从墙里抽..抽...用力的拔了出来。轻叹一声,第五支。


“说话。”


“好呐。”


军医唯诺,弓腰细语:


“412号,哦不不,展队,发情了。”


哈?


哈!



2:


我有时想,情感其实就是一个容器,把那些说不出,没说出的话全部塞在里面,等到了一定程度,要溢出时,就成了难以自控的行为,就好比如你看他的眼神,即使你有再强的面部管理能力,在是泄口的那人面前,是不自知的功亏一篑。


见一是在本能的雀跃之后,大脑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


“他怎么能发情?”


是啊,一个Beta,在这自然界最自由的Beta,怎么也能发了情,受了控?


“被下药了。”


废话!不然还能变了性啊。


见一的左手像是要握拳头,却在成型时,指腹用力的擦过了掌尾,又松开。


“要怎么解决?”


“正常解决。”


军医说完话,身子就不自主的抖动了一下。这一回,他的耳边并没有飞来什么杀人笔器,可他不能抬头,他盯着地面,未打蜡的粗粝木板,花纹绚绚丽丽。不能抬头。即使他的长官已经无笔可飞,可他的眼里,带的是刀子噢。


什么叫正常解决?跟人做❤啊。跟谁做❤?领导你安排啊。


你飞我眼刀做个什么劲。自己想吃,就去吃啊。


又不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玩私心了。何况这次名正言顺,您就理直气壮的上呗,上呗。


可他不能说话。不能抬头。


☞:继续


嚯,我是多久没打 END 啦啦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00)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