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好一个不能言表。
好一个无法解决。
你们凑在一起,真的好。相得益彰,相印成趣,相映成辉,相…相亲相爱!
是我词穷。
四月苦闷,苦闷生焦虑,焦虑成焦灼,灼到内分泌失调,卫生巾都烧了翻个倍。
是烧钱。
钱让人连愁都不敢愁。鼻酸会想酒,撞上胡同好想烟。无边丝雨细如愁,真无病呻吟。谷雨的水是倒着下的,不丝不细。不酒不烟。不逃不避。
说的好像腰间就别上了刀子。不,我想要红缨枪。能绕地画圈,自成天地。
这哪是什么勇敢。

可你又是要面对什么问题?

五月忽然抬起了腰,他本是接着四月焦急的屁股,一上来脸低腰弯慌忙向前,向前插秧。有人在催有人在赶手慌脚乱急到哭泣乱七八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人帮忙没人告诉你该怎样你只知道到自己做错了选择你慌你不知所措你想退缩又不敢后退。
后面就是万丈深渊再也不得翻身无法上岸休想与自我得到二次和解。
缓解眼下焦虑的方法就是无中生有自己找出问题去解决好像在前进没有停下。可还是在自杀。

好一个所有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是不能言表的自找麻烦。

早该抬起腰,先远离那些多嘴碎舌之人。
再之后?
我也不知道。或许我能理顺找到真正的问题。
又或许,
能说服自己剩一包卫生巾的钱,去买瓶辣酒。然后无法言表得到解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