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我的蝴蝶结有点弯了

沼泽。番外 R

>

被和谐了 〒_〒

壹:清醒产物,果然啰嗦

贰:暴力向,伪肉

叁:不是白泽。

当白泽抬起头时,鬼灯感到了不对劲。

绯红的左脸颊,是鬼灯右拳的杰作。这一切本是正常,倘若能忽略白泽的眼神

白泽的眸子,曾是鬼灯勉强称得上喜欢的部位,如水,清澈平静。而现在,只有纯粹的黑暗与赤曱裸的欲曱望,鬼灯并不明白那种欲曱望是在渴望什么,但危险就像风暴一般向其袭来。不安

经验告诉鬼灯,此时的暴力会有多无用,他喊着桃太郎,收到的回应却是没有回应,鬼灯知道,今晚自己有麻烦了。

再多想,也是无策。鬼灯快速的转身,跑向楼梯口,现在只有上楼,拿到氯丙嗪,才能阻止现在的……还应该叫白泽吗?

“砰!”

快踏上台阶,鬼灯感到身后逼近的脚步声,敏捷的反身一拳,白泽应声而倒。

鬼灯没有时间去看白泽反应,往日与白泽家常便饭的打斗,让他早已摸清白泽,他不会太快站起来,这是个好机会。加快了步伐,二阶合一的跑上。

“!!!”

但令鬼灯想不到的是,他还没上几步,就被白泽抓曱住了右脚裸,一拉扯,身体的不平衡让鬼灯侧倒,但同时自曱由的左脚往处于下方一踹,白泽仰翻在地。

鬼灯不自主的将视线投向了白泽

‘你逃不掉’ 露出被血侵染的牙齿,白泽夸张的模仿口型,无声说道

狡黠的笑,皎洁的月。一切都那么糟糕

“滚开”

起伏剧烈的胸腔,发出往日没有起伏的声音

白泽的进攻很快,快到鬼灯来不及看清动作,就听见一声闷响,和脖颈的桎梏。

强大的冲击力,让鬼灯猝不及防,鬼灯被毫无防备的压在了楼梯上,全身各处被台阶边缘磕着七荤八素。胡乱的挣扎,就像被砍刀钉在案板上的鱼,奋力的摆尾,却纹丝不动。

双脚被挤开,白泽跪在中间,用自身重量居高临下的制曱服住鬼灯,掐住脖颈的双手不断收紧着。

他要杀死我。

窒息效应,让鬼灯的口微张。氧气的耗尽和血液回流不畅,让鬼灯的脑袋嗡嗡直叫,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平日总把头发打理得体的白泽,此时却有点…你知道发狂人的样子。血红的眼里满是疯狂和杀意。这种震撼力,就仿佛亲眼看见了地狱,而他,就是被释放出来的撒旦化身。

鬼灯感到力量被抽空,无力抗衡。眼皮也因缺氧,开始昏昏欲沉,是,这一定是错觉,因为鬼灯似乎看见了,欺压上的白泽,正在舔曱着他。粉色的舌头在视觉里忽闪忽现,缺氧的脑部,已经放弃处理从神经末梢传来的信息,感觉早已迟钝。谁他曱妈还在乎

“咻~”

就在鬼灯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与世诀别时,他感到颈部的压力减轻了,身体的本能永远比意志快一步,当空气重新进入喉间,发出令人尴尬的类似于口哨的尖锐声后,猛烈的呼吸,却远远不够。与此同时,反胃感和咳嗽的欲曱望一同袭来……

“……不”

窒息导致的生理性泪水,被涨红的脸颊,口角挂着的津曱液,这可有够难堪的。但白泽似乎很乐于见此

舌尖舔过眼角,shì过泪。似安抚受惊的野兽般,细细吻着,右手开始下滑,白色的棉质衫,似乎有点碍事,但这又不是双方间的做曱爱,谁又会在乎。手钻进鬼灯的裤头,隔着内曱裤,轻描着轮廓

当白泽舔上鬼灯的双曱唇时,鬼灯突然张开了口,白泽像是早有预见似的,右手也猛的用力拽住鬼灯的阴曱j曱ing

“啊!!”

牙齿快碰着白泽的舌面,却硬生生的被拽成了沙哑大叫。

因为过度疼痛而颤抖着,脖颈依旧被白泽的左手掐住,控制着呼吸。

头内依旧一片混乱,所得到的氧气远远不够,鬼灯无法再去思考更多,求生,是万兽的本能,不顾一切的,挥上一拳

这次换白泽措手不及,他低估了人类的耐性,跪在楼梯的姿势,让其重心很易被破坏,所以鬼灯相对于平日力量减弱许多的拳袭来时,白泽被挨个正着,摔下了楼梯(—— 我能笑吗?)

“这么精神可不好噢”

看着猛烈咳嗽不止的鬼灯,勉强的撑着扶手想站起,却因为长时间供氧不足而全身发软,频频倒下。

一脚踢过想再此起身的鬼灯,踩住他的胸膛,参差的楼梯边缘,因为白泽的施压而更残忍的咯磨着鬼灯后背,双手只有紧紧拽住白泽绸质的裤脚,滑溜的布料,拽在手里,一阵虚无

白泽弯下腰

“既然你那么喜欢用拳手了事,那我也就爱屋及乌一回”

“不过你烦人的爪子太碍事了”

白泽捏着鬼灯肩膀,一阵沙哑不连惯的惨叫

“医生你知道,如果大曱腿脱臼的话,可不是那么好接的,虽然的确很诱人”轻易挡过鬼灯踢来的脚,顺势一捏,掐住大曱腿曱根部,来回抚摸

“滚开!”

语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颤抖的声线和尾结的重音,是克制不下的生理恐惧

无法支配双手,鬼灯连躲避都做不到,被白泽揪住衣领,这是与白泽的第二次对视,眼里的疯狂,比前更甚

“嘘——”白泽安抚着,跨曱坐在鬼灯身上,一手按住胸口,防止鬼灯反应过激而弹起。一拳揍上。

鬼灯来不及反应,一连串的肉体折磨,让他的反射弧似乎变得更长了,好像有血飞溅出来,那是口腔内曱壁磕在牙齿上的作用……又或许,是断了颗牙?噢谁他曱妈在乎,他只知道现在正被揍,头很晕,肺很痛

一拳 两拳 三拳……

这的确让人兴奋。不信你摸曱摸?白泽牵着鬼灯软塌无力的手,摸上自己的欲曱望,哟,它可跟你一样有精神

不……

模糊不清的视觉,含糊不清的话语。鬼灯的意识早已飞逝,眼睛红肿到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白泽嗜血的目光 ,附上了情曱欲

毫无预警的拔下鬼灯的裤子,连着内曱裤。白泽用身躯分开了鬼灯双曱腿,没有前曱戏和润曱滑,白泽一手包住鬼灯的臀曱部,微抬起,直接进入了他。

鬼灯空张着口,发不出如何声音,眼前一阵发黑,好像整个人被劈成了两半,巨大火热的凶器填满着不该进入的地方,让他几乎无法呼吸。脱臼的手臂就像毫无生气的肉肠,沉重,疼痛。鬼灯扭转着身躯,挣扎,摆脱。

下一波的重击很快来临,调整好姿势的白泽,用力干着鬼灯。楼梯边缘,即使是被打磨着圆滑,却依旧仗着冲击力,无情磨着鬼灯脊椎。

鬼灯已经分不清,痛感究竟来自何方,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鬼灯只能张着口,猛烈的呼吸,希望能缓解痛苦。白泽的抽曱插,毫无感情、技巧可言,就如泄曱欲一般,并不在乎身下人的感受,也不在乎他有所反应。但鬼灯就是在没有任何爱曱抚,有的只是疼痛中,感受到了阵阵快曱感,直窜小腹。他勃曱起了。鬼灯觉得自己的大脑一定早因缺氧而坏死。

鲜血被带出股间,滴答在地板上,更多的是被重新又塞入出曱血之地。有了鲜血的润曱滑,白泽抽曱插的更为顺畅,用力干着鬼灯,紧贴的身躯,让小腹擦过鬼灯颤颤巍巍的分身。可是谁又能顾及它?当白泽在鬼灯体内释放时,鬼灯依旧颤巍的勃曱起着

白泽用手指撩曱拨着那饥渴的器官,发烫的器官被人握在手里涨得更令人难过,鬼灯难受的呜咽着,白泽恶趣味的弹着性曱器,鬼灯因此发抖,眼角竟然还带上了泪,他的意识早就模糊不清

“看来我们的医生还想继续啊”

不!

被白泽拖上楼梯的鬼灯,像死鱼一样,趴在地板上,色彩在鬼灯身上丰富的呈现,背上的淤青,面部的肿紫,股间的红白交汇。生理疼痛感已经不算什么,无法触碰自己欲曱望,才是最为磨人。

轻微动着腰身,磨蹭着身下的地毯。柔顺的短毛,异常扎人,敏感的身躯,因为刺曱激更为兴奋,可是这些还远远不够,但鬼灯却无法再给予自己更多,负伤的身体和远离的意志,让他脆弱不堪无能为力

“需要帮忙吗?医生”

翻过鬼灯,一片糟糕。刚刚的暴行,让鬼灯额上鲜血淋淋,白泽俯身,贪婪的如同吸血鬼般,吸食着还在不停流下的血

也许该对我们骄傲冷酷的医生温柔些,毕竟他很少挨揍

纯洁而轻柔得吻上鬼灯红肿的眼睛,续而往下,鲜血染红了白泽的薄唇,但进程到鬼灯唇上时,白泽停顿了下

可别咬我啊鬼灯。

舌头率先钻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那是属于鬼灯的,白泽沉醉的吸吮着。舌尖划过柔软的内曱壁,逗弄着毫无生气的舌头,这样才可爱嘛

也行我真该杀了你。

感受到身下人的呼吸混乱,白泽放开了鬼灯,在嘴角轻啄一口。

“你总该让我先硬曱起来,才能帮你啊”

…… ……

“鬼…鬼灯!”

待白泽醒来时,看见的只有一片狼籍。鬼灯在自己身下沉睡,呼吸的很微弱

“你做的可真有点过了”轻微挑眉,毫无责备之意

“你玩着不也很尽兴嘛”用另一种语调回话着,认真听,能发生细微的差异

抱起鬼灯

“下不为例”


【后话:最初只是单纯的想在楼梯上来个简单粗暴的成人运动,开时动作描写的确让叔苦恼够了,因为该死的文笔,根本就难以描绘出。可是脑海里却总是浮现这一场面,最后还是咬牙写了下来。因为啰嗦和拖沓,让人物有点变味,这里出现的白泽应该是第三人格,理想中应该是纯粹的残曱暴,但写着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主人格的鬼畜风QAQ,所以……其实这是一场3Р

话说关于窒息,为了体验一下被掐什么感觉,我自己试了下,不知道是力量不到位还是其他原因,和书中描写感觉不太一样。比起窒息,更快曱感到的是血液不畅,眼睛有种凸出感,上颧涨痛。窒息感没那么迅速,最要命的是,手部会很清晰得感受到脖颈血管的突突突狂跳哟~~~过后眩晕持续的时间很长,吗蛋老曱子半天没缓劲过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8)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