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是绅士
感谢你m

(文是好友多月之前写下的,今天忽然想起这梗,不由一阵心悸,指尖颤抖,恨不得就这样抓一笔纸,再来撸几发白鬼。得到好友同意,特意发上来与大家分享,希望能激荡起一二位同好的白鬼心啊..哈哈,握拳 叔等着你们投喂!!


鬼之名。

By;秋螢


白鬼 - 白鬼
沒有無盡的黑夜,沒有下不完的雨。
黑夜白晝,晴空雨日。
現世人間。

「……」
鬼燈側臥把臉貼近牆壁,背對著窗戶,窗外的風景像是青蛙的眼,濕漉漉的,耳鳴不能斷般的雨聲淅瀝嘩啦。

煩死了、煩死了。

鬼燈把被子拉高,蓋過尖細的耳朵,感覺雨聲好像少了一點。

突然,感覺腰後的床墊被人坐著壓下了,然後隔著被子感覺到了拘束感。
「時間還早著別睡嘛,怪無趣的。」

「……滾,你的床在那邊。」
鬼燈一動不動的,心裡默念那禽獸是在踫的是被子,沒有在抱著自己。

然而對方只是習慣性的無視了鬼燈的話,自顧自的掀了被子,邊嚷著好擠好擠,邊手腳利索的躺好。

「喂!智商只有白豚水平了連話都聽不懂啊!?」
鬼燈扭頭,皺眉成了習慣的眉心蹙得能夾起豆子,就著姿勢眼角餘光只見妖怪之長堆起了滿臉蠢笑。

都是男人擠擠又不會怎樣嘛……
白澤討好似的笑笑,鬼燈只是把眉皺得更緊,又別過臉去閉目。

難得的假期竟然要和這禽獸一起到現世找藥草,越想越鬱悶。找到藥草前竟就雨雷陣陣的,剎那間,穹蒼黄土被水簾相連。

『找旅館避雨吧。』
那人抓著他的手,鬼燈才發現自己發愣僵住了。

窗外雨聲依舊,沒有減弱的跡象。
啊呀,好討厭。

好冷,好吵。
和那時候一樣。
誰來叫我的名字,誰來找到我,誰來救救我,誰來……
誰也不在。

只有下不盡的雨。

「都不罵我嘛。」
白澤隨著鬼燈的睡姿側躺,手指戳著鬼燈的脊梁,鬼燈不耐煩的動了動,可也沒有把白澤拍開再踹下床。

好吵、好吵、好吵……

……白澤。

「叫我嗎?」
鬼燈的聲音好小,在這樣的雨夜更像鬼魂的悄聲低語。啊,的確是鬼呢。

我是誰?

「嗯…?吉卜力發燒友?」
白澤鼻尖蹭蹭鬼燈後頸。沒有體溫的鬼,和沒有體溫的神。不能互相取暖也不能讓彼此變冷。
誰也不留痕。

我的名字?

「……」
白澤歪下嘴角無聲,只把手圈著鬼燈,收緊。

花精狐仙,在白澤所生的地方皆為妖怪之列,白澤雖在其中卻更接近神明。
喚鬼名,鬼則滅。

「……如果」白澤嗓音放得很輕,「如果最先找到你的是我…」
是不是,你就能一直在我身邊?

成仙成妖,也能呼喚我給予你的名字。

沒有無盡的黑夜,沒有下不完的雨。
然而之於鬼燈,雨聲沒有休止,在墮入鬼道前,除了饑餓感與孤寂,便只有無盡的雨聲。

不是因為乾旱成災才把他獻給神明嗎?可下雨了卻沒人把他帶回去。
好冷,好恨,好怨、好怨、好怨……

因怨恨而成鬼的他,在別的國度真的能得到寛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1)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