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是绅士
感谢你m

白泽的一瞬间,鬼灯的三生世。三 【完】

前言:又来洗白白了,青菜已经变得更腌菜一样了- - 

 

好像文风又跟前两章完全不答腔了=- = 。

 

预警:全是胡编乱造的乱七八糟;有反人类言论;宿命论;

 

声明:虽然是以白泽视角来写,但这!绝!对!不!代!表!老!中!医!

 

好像又是好久才更,附上一、二章传送门

 ☞:前章

 

好像能算年更噢= = 完结不容易!夙愿以了,叔走了!(喂!

 

人不是公鸡,不会随意决斗。除去极个别强者对权利的渴望外,要么怀揣强烈私仇,要么出于对名誉的捍卫,要么就是有着巨大的金钱利益。

而我,不同。

我的决斗,不为权,不为钱,不为人。仅仅是出于,历史需要。

对于多数生灵,韶华是易逝,生命弹指间。但我却与天地同岁

虽然有着无限寿命,多到可以毫无生命概念。可我仍认为自己属于生灵范畴,受命运摆布。

 

自然而然,我也有生灵着悲喜哀怒。不过我这比人类史还长的年龄,早抹去了这些幼稚

“一切听王爷差遣!”

左右逢源,进退有据,潇洒往返

人类贪欲,就像他们那以褪去的尾巴。根深蒂固,只需稍稍一挑拨,便能拔起全身,任你摆布

不过,倒也不可那么绝望。人类终究是万物中灵气最足的,唯一聚齐了七情六欲的生物。说到底,只是我朝气数已尽

命数,由不得你我。

所以,当我坐在朱红的宫墙上时。耳边充斥着,是百姓的悲鸣,贵族的惨叫。

一切都顺风顺水的进行着,历史本该如此

都说神爱世人,我们的确对人类倾注了过分的宠爱。

看着进城后的叛军,如同一匹一匹奔入毫无防御的羊圈中的饿狼

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为所欲为

实力的悬殊,让人性毫无用处,本性暴露无遗。

这是一场被神佑的杀戮。

我们的确偏爱世人,有些看似残忍的让少数人战牺火海的手法,只是为了避免今后要出现的生灵涂炭。

只是很少有人能理解。人类的情感方式常会左右判断,平常只要手法合理,牺牲数万人,也不会有个外人怨天哀地。但一旦波及到了自己,哪怕是再合乎常理,损失降到最低,也会叫人疯狂,叫人难以原谅。

 眼前是一片火海,燃烧着草木,燃烧着民宅,燃烧着一切能燃烧的

我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所以如果说我此时满怀悲情、怜悯人类,该是会被同行取笑的。人类历史的重大结果,常常是伴随着无耻的手段、血腥的过程,一步,一步得以实现。当然,这些不会被写进他们的史书中。那是掌权者的把戏,纸上风流,全凭喜好

只是……不同以往,这次心中竟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徘徊 

我看见那小鬼了

 旁边的火焰燃的我眼睛有些晃神,不过好在我眼睛多。

 他在抵抗进入城中的叛军。已经被团团围住了啊

 习得一身的武术,终是不仅仅在于逗弄杏花,或是发泄于我身上了

 等等!

似乎发现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站起了身,想看得更清楚些

 没错,他手中拿的不是他应拿的武器,

 常在各种场合里幻想着执剑的他,该有如何的风流,如何韵味

 但绝对,绝对,绝对没有这样的一个场景。

 被烧毁的房子开始出现倒塌,黑色的灰烬飘扬在天中,就像那日白色杏花一样,随风飘荡。他也如同那天,面无表情。清冷的面庞很难流露情感,只是,我也如同每一次,只要单单看着他的背影,就能感受到他的异样

 这下可糟糕了

 我跃下宫墙,越过连绵的火海,穿过那密不透风的悲鸣。早化为神形的我,是四个蹄子踏在地面上,也不知是不是太久没用它们走路了,还是心中的异样,让我感觉,我此时的步伐还不如当人时用两只脚走的稳当。

 来到他的身旁。干净利落的剑法,如他一贯作风。

 我猜他已经看见了,倒在王府花园里的【尸体】。在稍早的时候,我被旻国派来的人用匕首插进了心脏 

死的干净利落,也是种幸运。

 对,没错。闯入城内的军马,就是龙脉已断的旻国。夺这皇位的人,是现在掌权的相国。沢朝龙基深厚,按理上,即使到了苟延残喘时,也不应那么快就被击破。但是,有我。

 我就是那个为他们开城门,作为里应的【内鬼】

 我死的不冤。

 权利场上,前一秒扭转局势的功臣,在下一秒,就能变成动摇皇权的逆贼。

 能手刃自己亲人的人类,你说能不叫人恐怖吗?

 未雨绸缪,无可厚非。

 他手中的那把剑,我认出了,是悬挂在我房内的那把

 人类的情感太肥腴,就算人亡,他们也会把对故人的感情,寄托在他生前的所用物之上。就好像,它是他。

 它杀到人,就像我杀的一样。

 不过实情却是,我不会耍剑。那剑自然,不是我的。

 可能是听到了哪位家仆对他的天马行空,误以为我是它主人,会是个舞刀弄剑的高高手

 难怪,他有段日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对我各种挑衅,啊..虽然好像平常也是如此

 人类的瞎话,可真多。你见过哪个神明打架时刀光剑影,舞枪弄剑了?

 人类拥有想象力,所以,他们最好骗。

 几十个来回下来,他开始败于下风。

 在正面挡去两个士兵向他挥来的大刀后,身边突然冲出一小兵,虽然他极力躲过,但还是让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我差点冲了上去

 人数相当的决斗,才能算是一场战役。

 以一挡十,是高手,以一挡百,是英雄,以一挡千……你当你是什么?

 寡不敌众,是大自然的定律。但偶尔,也有以少胜多的时候。那是因为,有我们站在他们身旁,给了天时给了地利

 不过,这回我不能帮他。因为我已经看见站在他身旁的牛头与马面了

 他们朝我行礼,我朝他们点了点头

 “劳烦二位在路上多关照他一下”

 “白泽大人严重了,您吩咐的,我们一定照办!”

 即使官级相差甚远,但毕竟不隶属同一部门。我给了他们两颗灵珠,按人类的话来说就是贿赂。

 鬼仙都是由人而来,即使逃出来六道轮回,也难以洗净根性。

 我将注意力重新投向了他,汗水让发丝贴黏在脸上,好想如往常一样把它捋顺。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呃,我堪堪收回了蹄子。

 想起了第一次与他见面时,还是好几千年前的事了。那时姜子牙那个老头,刚把他从人间找来的一钵子人类封神,填补了空缺的仙位。就像原住民对移民者的反感,我们当然有所反抗

 但也像所有的生灵那样,神的起义也需要靠运气,被更上一阶我们所不知的东西掌握着命运。我失败了,作为惩罚,我被暂时打入人间。那些伪君子,奈我不何,谁叫,我是天生的神明呢~

 所以,当我以原形…好吧,那时因为法力耗尽的原因,我的体型就跟一只刚满月的乳犬,从天而降的…砸了下来, 

正好砸在了,在林间采蘑菇的他。 

我救了他一命。他采的那些蘑菇都有毒,重力让我毁了他一箩筐的蘑菇顺带着箩筐也被砸碎了,让他以后也再采不了蘑菇了!于是我十分自觉的无视了他被我砸出包的脑门,以【救命恩人】自居,心安理得、顺理成章的黏着他,虽然他只是把我当成了一只丧门犬,出于怜悯心,收留了我。

 都是几千年前的老事了,想起来,那次我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按人间历法来算,也不过三年,在他十二岁时,离开了他。没办法,就算是天生的神明,我也要为自己的位置而奔走,装装孙子,让那些老头们开心开心。方便日后好更加放肆

不过纵使时光如驹,噢不不在我的心中,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记忆只是记住那些有趣,值得的事情,翻转回味起来,也是没有什么时间轴的。

 所以这个小家伙有一直存在记忆中。

 神明也是很累,也有正经事要做。 

人类很久没有出现过神选的君王了,啊对,我的工作就是在贤君登基时,奉上天书。该朝会四代昌盛。后面如何…就看各自造化。

 这是一个闲职,大概八百年一位。本来我只需在登基时露个小面就行,却是提前出发了,理由是体验民情,感受人间大爱  

都是混话啊,只是因为,他要转世了唉

 他本该早死了,躺在清晨的薄雾中,被饥、寒带走生命。这种死法莫过于最惨痛的了。是我把他从饥寒中带走。这不算改命数,错不了谁的人生,不算犯大忌。再说,神也不能完全掌握人生,他们只能把握结局,中途出一点什么差乱,也是有备用剧本准备着。所以说,以我的面子,向阎王暂接走了他的命。天上也睁只眼,闭只眼。这时,我尤其喜欢我的身份。

 他倒在地上了。插进胸膛的剑,不如插进我的那么精准。只是让他倒在了地上,从口里不断的涌出血。他会死,可是死的不够利索

 我想去帮他。

 可是我发现,他正在看着我。纵使浓郁粘稠的血液仍然不停的从嘴角溢出,也没改变他那依然清澈的眼神,还带着惯有冷清。这是我的最爱。

 我知道他看不见我,看向我,只是巧合?恩,应该是巧合

 我向他走去。

 衣衫已经褴褛。头发散乱。我本想拖到他行冠礼的年龄,亲自为他加冠,不过时间是禁不起托,老头们讲究吉时。这个我可不能触犯

 走到他身旁,舔舐着他的脸庞。反正他也看不到就算感受到了,此时,量他也没法一拳揍上来啊

 耳边还是百姓的悲鸣,朱红墙的另一面,以变成欢呼。

 看来时辰到了啊。他的呼吸也渐渐微弱了下去,呕血的胸膛渐渐平息。

 我抽离出身,对旁边的鬼差颔首示意。便踏着焦土,走向皇城。

 这回我陪你到十六岁,脸上还留有稚青。仍是没见到你长成的样子

 等你下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到你长成。

 

—————— 这 是 真 完————————————

 

后面与正文无关,= = 啊..好吧..可有可无?

 

第三世:

我还是晚来了一步,当我赶到时,那小小的身子,已经凉透,毫无生气.

我不知道,原来愤怒这种情绪,还存在于我体内,未被时间带尽。

人类终究脆弱,太脆弱。但...又有哪一种生灵可以足以于命数抗衡?

我说过,神也不行。

不然,我想我一定不会这样对你执着,就像跟你有什么大仇一样,耿耿于怀,不放过你。

我只想看到你长大。

抬头,看见一鬼火正在此处徘徊,兜转

纵使神鬼殊途 但至少能这样一直看着你,那...这也不失为一道良计。

世事无常,是世间常态,

以后会发生什么?你我皆不知。


又何必要那么在乎呢?~

 

后言:

.......又是一篇毁在自己手中的脑冬orz,我以不想再叨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6)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