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是绅士
感谢你m

并肩。第二幕;活腻。【下】

裸佛的下限已经高到我不要不要的了,我从未如此清水过,结果只是换了个形容词,小黑屋又向叔打开了大门。TAT


二十三:

“你让我看看展正希!”

见一失控的紧捏着iPad,甚至还激动的将屏幕凑近脸,对着它狂吼乱叫。

“啊,你冷静点啊,我又不会把你们家正希给吃了,那不是我的嗜好”

“我要看展正希!!”见一什么也听不进,仍然对着屏幕烂吼。

“嘿,兄弟,你得冷静下来,不然,我可不保证你们正希能完整的回到你手上”

男人这时候将屏幕转向展正希。黑暗下,看的并不清楚,但是至少能感受到展正希现在的虚弱,以及……围在他身边待命的三个壮阔的黑影。

见一试着冷静下来,没有再狂吼。但是呼吸急促。

“说!你想要什么?”

“别那么激动,那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的老板想要胖虎的食盘罢了③”

“可以!华东我给你!”

“不,我要的是沾满硅油的那盘④”

“没门!!!”

见一粗暴的将iPad砸在了地上,末了,甚至还掏出枪,让它开了几个洞。

 

二十四:

男人对从iPad中传来杂声感到得意,嗯,得意。

“你的朋友可真是年轻气盛”男人对着展正希说道

“我们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男人对自己这个提议很满意。

展正希没搭理他。

二十五:

“嗨,见一。感觉好点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生硬的冷笑,快被逼进绝境了吗?

“我和你可爱的正希谈了,我们都认为应该再给你一次机会”

“虽然这个决定的确痛苦,但是我想要得出结论并不困难。”

男人朝站在展正希旁边的人示意了一下,他们重揣了展正希几脚。

见一听见了展正希强烈抑制下的闷哼。这让他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力道而泛白。

“好,我给你,告诉我地点”

这次是见一沉稳不待任何感情的声音。但是如果细致的听,能听出他在抑制,在掩盖。电话那头的人听得出。

 

二十六:

挂上电话,见一朝待命的组员点头。

“按照计划行动”

“我需要你们确保万无一失,不准有任何失误”

“不然我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保护好自己”

“遵命!”

见一拿上外套,他的,还有展正希的。

一个人出了门。

 

二十七:

“喂,贺天,准备收山了”

挂上电话,见一发动了汽车。深吸了一口气,这里面该是布满了展正希的味道。

他又想起了几月前展正希为他第一次做口活。

那触感……

嗯,展正希,等我。

 

二十八:

“你可真有种,一个人就来了”

“谁叫你手握着我命根呢”

见一视线落到了正在墙边沉睡的展正希。被注射了镇定剂啊。

“嘿嘿,你知道吗,那群老头都不相信,这人会是你的死穴”

“噢?”

“不过,事实证明,我没错”

“嗯,你很聪明”

“你把他保护的很好”

“他无需我的保护,他有自己的力量”见一的视线一直没离开墙边的展正希。

虽然这一直是他想保护的人。

“是吗?但我觉得你把他格在了你的世界之外,为了他的安全。这难道不是你的保护?”

“他随时可以进来,我没有关门。”

“我不认为他会是个主动敲门的人”

“你话可有点多”见一不善的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感到自己又胜一局,得意的笑了起来。

 

二十九:

“别浪费时间了,进正题吧”

“先等等,我有点想他的眼睛,让他看看我”

“矫情”男人嗤之一笑。但还是让旁边的那两人给展正希注射了点什么。

“药效得五分钟,要不先签?”

“我以为你的耐心会比我好得多”

“当然!!!”

 

三十:

“妈的!”

男人像是耐不住沉默,锤了下桌子。

“我看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才特意好心的让他睡去,免得看到你这一面!我可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

“结果我感觉我简直像个白痴!”

“你做的很好”见一翻阅着文件,也不知道是在夸哪一个。

“哼!”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

“其实就算我这里放手,那边也不一定会接受”见一缓缓说道

“那是我们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男人明显开始不耐烦

“那群老头就那么急?”

“穷途末路呗”

男人像是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瘪了下嘴。

“怎么样,没问题吧,没问题就签咯。我想在这样耗下去,你的展正希可要撑不下了。原谅我的厨子,他不太懂亚洲文化。”

见一捏文件的手指紧了紧。

“那人胃不好”

“都吐了我一身”男人显然没预感到危机,嘟着嘴。

见一看见展正希的眼皮动了动。

 

三十一:

“!你干什么!”

“我说过,你很聪明。不应该问这愚蠢的问题”

“你别乱动。展正希在我手上!”

看着男人正疯狂按着桌面板下的按钮。看着夹在两名壮汉间努力拜托眩晕感的展正希。

“噢?那又如何?”

见一为男人的慌乱感到满意。

“别傻了,现在你的人,只有你,和他,还要他了”

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见一。他不敢动他的,不会……不会!

响起了两声枪声。见一收起了枪,看见刚醒过来,却被眼前景象震着再也合不上眼的展正希。

枪法快到男人根本没预感到枪是什么时候被拿出的。

“不过,现在,只有你了”

“你是个骗子!!”

男人开始反击。不顾挨在脖颈上的刀。

 

三十二:

若在平常,见一不会让这场肉搏变得如此费力。只是……

没躲过男人袭向脖颈的手,见一被那人压在了墙上。

“既然我活不了,我也不能一个人死!!!你这个骗子!”

见一的脸开始因为窒息而涨红。眼神仍盯着在地上的展正希。他摸索着倒在身旁人的裤腰,挣扎着站了起来。

见一笑了。

 

三十三:

“砰!”

枪声响起。

男人的手随着枪声,渐渐失去了力道。睁大的眼睛,嘴里哆嗦着。

倒在了地上。

见一也因失去了支撑而随后倒地。

 

三十四:

见一笑起来就像个残酷的暴君。这时候。

他用唇语说着:

【我可不是骗子,你没有看错他对我的重要性】

【只是,你低估了我的贪lan】

 

三十五:

展正希只是感到脑中一片空白。干干瞪着眼睛,没有焦距。

见一踉跄的过来,来到展正希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在汗液中战兢的展正希。

想用结实的拥抱,唤回爱人。

“正希,正希......”

像过了很久,展正希才喃喃开口。他的手开始颤抖,抖的很厉害。

“他…死了吗……?”

见一没有再看地上那具尸体,只是死死搂住展正希。

“不,他只是晕倒了,我们得快点离开这,来,把枪给我”

将手碰到展正希拿枪的那只手,想让他放开。这样的状况拿着一支枪,太危险。

展正希像是忽然意识到手中的抢,不待见一接过,像忽然被烫到了手一样,松开了手。

枪落地时,展正希看向见一的眼神,让他感动心脏一颤。

“正……“

“……你别碰我,现在不要!”

展正希甩开了见一的手,独自走向出口。他的胃……又在痉挛。⑤

 

三十六:

在倒地之前,展正希忽然想起,那个绑架他的男人,有天,坐在他身旁时,忽然对他说:

“嗨,正希啊,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大概是活腻了”

“不然,我怎么会绑架你啊”

“你不知道啊,那个男人有多恐怖唉,真不知道,夺了他心爱之物的我会被他怎么样”

“当我知道你的存在时,我想你大概就是束缚怪兽最后的一道枷锁了”

“所以啊,就算是为了世界人民也好,你得要好好活着啊正希,要好好的在他身边”

“别活腻了”

那时他只是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那男人。发什么疯?

“所以正希你行行好啊,来,张口吃点东西啊!”

鬼才要吃那白呼呼翻着恶心油花的东西!

 

三十七:

看着展正希倒在地上以后,见一才走过去。

有必要吗?有必要做到让他杀人这步吗?

有,很有必要。

那人说得对,展正希永远不会打开那扇门为他投怀送抱。可是,如果是见一打开那扇门招呼他进来的话……

那展正希永远只能是一位客人。

他要他,同为主人。与自己共享所有,与自己连脐共命。

这样,才能好好拥有他,保护他。

 

三十八:

他要逼着他,逼着他主动进门。

现在,你为我杀了人。

那我们,就是共犯了。以后每一步,你都得跟我并肩前行。

 

三十九:

见一抱着展正希出来时,大家都在外面等着。

没少一个。

“玩得开心?”

见一很高兴见着大家安然无恙,未少一个。

“不错”见一赞许点头。

这时候祁放接起了电话,一阵燥乱后,没好气的把电话给了见一。

“贺天的!”

见一掂了掂身上的展正希,示意他没手拿电话。

祁放只好将电话凑到见一耳边,帮他拿着。

“嗯”

……

“谢谢了”

显然计划通一箭三雕了,心情不错。

“收工啦~”

 

四十:

“展正希没事吧?”孙璟紧张得问道。

“只是植物神经失调⑤,身体做出的应激保护”直到飞机上时,见一仍一直把展正希抱在怀里,好像一松手,就会再失去。

“让我看看正希哥”秋瞳拿着医疗箱。

“不用了秋瞳,你先去处理政府那边,正希有我”

孙璟朝秋瞳耸了耸肩,相视一笑。

这个占有狂。

 

四十一:

生命很短,时间很长。无趣、无味的生活难免让人活腻。常常会让自己置身于亡命之徒的位置,觉得生命无所谓。

所以,我得有你在身边,时时刻刻的告诉我,生活有多美,活着有多好。我还有牵挂。

注解:

③:胖虎——国际上有代指中国,这里暗喻为中国的市场。

④:枪油为硅系轮滑油。

⑤:植物神经失调为杀人后身体出现一系列特殊神经类型的特定反应方式,具体表现就是,全身代谢增强、胃肠道抑制、神经兴奋,例如四肢颤抖、出汗、呕吐等反应,心理素质差的甚至会出现晕倒、发低烧等症状。- - 展正希晕倒……只是他太饿了=0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8)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