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私人地带。

Yakuza。【整】(讨债双雄什么鬼。

壹:名字取的大雾,Yakuza为日本黑帮统称,但故事背景更像意大利黑手党。

贰:故事灵感来源2001年的黑帮同性题材电影【Friends&Family】,故事开头部分照搬,填弹俄罗斯转盘借鉴2013年以色列电影【大坏狼】,黄爆场面来自叔的妄想。TVT原谅叔叔如小新他爸零花钱般枯槁的灵魂。

叁:妄想的开头是想看白泽与鬼灯化身讨债夫夫,腹黑与抖S的一唱一和。终止与枪械PLAY。

肆:妄想建立在他们彼此相爱的前提下,- -恋爱的人都没脑子嗯嗯嗯【别给自己OOC找借口啊!

 

预警:少量精神折磨,大量无关紧要的细节描写。


【上】

   当灯光在掌声中重新亮起时,他和他站起了身,离开观众席。 

“噢~我感觉我的耳朵被强奸了!比才①果然是上帝派来折磨人的!”白泽揉着耳朵抱怨着,另一只手拂过刚从台上下来,疾奔进化妆间的浓妆演员裙摆。

“我不奢望品位仅局限在依靠肾上腺素的群众性癫狂摇滚的白猪懂得欣赏艺术”掀起通向后台厚重的天鹅绒布,鬼灯走了进去。

“嗨!那也叫艺术好吗!”白泽暴躁的掀开砸在脸上的天鹅绒布,极力争辩。

“我不否认滚石的艺术价值,只是与你扯上边后需要重新评估而已”鬼灯一边冷静的回答,一边在鱼龙混杂路线交错中回忆着路线。

“你!”这次且不与你争,让你嘴上得风,晚点再讨回。嘿~

 

不停的与形色匆忙的经纪人碰肩,擦过戏子的裙,染指爱慕者的鲜花。穿行于后台中,就像他们的职业一般,潜伏在社会的阴暗面,翻搅风雨。来到过道的尽头,在一间房间前停下了脚步。

“不好意思,休息期间Ricci先生不接见任何人”站在门旁俨然一副保镖架势的黑人用礼貌示意这里不可闯入。

是吗?

       鬼灯偏头与白泽对视一眼,后者便绕到前方,揽过了黑人的肩膀,用不可抗拒的巧劲,像抓住蛇七寸的农夫,让奋力挣扎都变着一种滑稽的扭捏。将他稍稍压弯了腰,就像是在交换秘密的哥儿俩,小声的说道“嘿,哥们,我们老板只是找他有点小事,你放心……”说着,将藏在手心中的银针插进了黑色的颈侧,黑人随即身子一软。

“啧,看来这身肌肉也不过是绣花枕头”鬼灯冷眼评判着。

“你怎么不夸是我的药效强啊”白泽将黑人扶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还特意帮他摆出一副打盹的姿势。

“别那么小孩气”鬼灯将头稍稍后仰,露出略带嫌弃的表情。

究竟是谁才是平常更小孩气的那个……

 

“Max,我没有给你说我不见任何人吗?”脸上涂满黑色颜料的卷发演员,坐在化妆台前大嚼着三明治,争分夺秒的为下场所需的体力做补充。被突然想起的开门声而不耐烦的握着手中的手帕挥舞,示意他们出去,随后也不忘有修养的擦了擦嘴角的面包屑。这妆可画的不容易。

“见到大师很荣幸”鬼灯用沉稳得体的声音向演员问好。

听到不是预料中的声音时,演员才抬头看向了化妆镜,“哦,小伙子们”Ricci恢复了明星惯有的傲慢语气说道。

“Max去哪了?”Ricci又咬下了一口三明治。

“Max是谁?”白泽望着鬼灯问道。

“门口那保镖”鬼灯冰冷的声音传出。

“噢~他好像睡着了”白泽探头朝门口装模作样的看了下,随即用半带调侃的语气说道。

“大师还要雇保镖?”

“惹了点事”大师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样,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麻烦。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后,又咬上了一口三明治。

“你爸还好吗,鬼灯?”一边嚼着三明治,老演员一边像叔叔一样与鬼灯拉起家常。

显然鬼灯被这边吃东西边说话的行为弄的很不舒服,他皱着眉,但依旧有礼貌的回答“他很好,整天都抱着ipod听你的歌剧”

“我这吃相你们别在意”老演员才不在乎鬼灯这话是真心还是奉承,努力嚼着口里的食物,摆了摆还握着半个三明治的手。

“十五分钟后上场,Ricci大师!”门口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喊话。

“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代我向你们双亲问好,就这样”老演员挥了挥手,又准备咬起了三明治,这时他发现衣袖上不知什么时候粘上了点蛋黄酱,这显然不是好事,他找了张纸巾想擦擦,却抬头时,从化妆镜中看见两位年轻人不仅没走,反而离开了门口走了进来,顺便穿着白色西装的那位,还将门关上了。

“我都说麻烦你们了”老演员也许是被衣袖上的蛋黄酱而坏了定力,一字一顿用强调的语气不耐烦的说道。

“你赌注押的太大了,大师”鬼灯将怀表掏出看了下时间,金属表盖合上时的声音,让老演员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他终于停下了继续吃三明治,抬头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正一步步走进的鬼灯。

“你用没有的东西来押,可是你还是输了,借钱来还债,最糟糕的是,你居然不还朋友的钱”冰凉沉稳的语气,让调侃的话说起来也是压抑感十足。当鬼灯把手放在老演员的肩上时,老演员差点为此而颤抖。但好在他是一名演员,一名有经验有名气的好演员。

“这关你们什么事”还未来得及咽下的谷物混合物,让老演员的声音有些含糊。

“你应该在八月份向阎魔殿还清那四万刀,可现在都九月份了,这样对待阎先生可是太没素质了”待在一边的白西装男人也走了过来,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弯下了腰,把化妆镜的另一半空缺给填满。

老演员承认,他的里衣为此而被汗液浸湿。

“呵,少跟我提素质了,你觉得我该尊重那混蛋?”老演员恢复了以往的神情,不过是两个屁大的小孩,能拿他怎么样?看到两人已经拉开与他的距离,老演员拿起放在桌上的Smirnoff  ice,喝上了一口。忽然被鬼灯一拳砸在了脸庞,啤酒瓶打在了地上,呛着老演员直咳嗽。

鬼灯看着自己沾上黑颜料的手不禁将眉皱得更深。

“大师你这样在他面前称呼阎先生可不明智”白泽扯了张纸巾递给老演员。又来到鬼灯身旁,想把纸巾给他,但鬼灯却更快一步,将手往白泽的纯白的西装上蹭了起来。

“身上有带钱吗,你身上都会带支票薄的”确定蹭干净之后,鬼灯重新将视线投在老演员身上。这话用的是疑问句,可鬼灯说出来完全是陈诉意味。不管你有没有钱,你都得还。

白泽露着气愤却又无计可施的表情对着自己西装干瞪眼,心里倒是乐滋滋的为日后可报复的事情再加了上一笔。

“哼,阎王就是这样对我的?送我两个还穿着纸尿裤的幼齿?好,你们听好了,亚洲来的小姑娘们,你们告诉阎王,等我有钱了自然会还他!”老演员激动的挥舞着手,显然他已经被此激怒。等他从自己激昂的态度中回过神来时,他发现他的肩膀已经被穿白色西装的小伙子给固定住了。

“一般我很少用枪,但我刚刚才发现,我今天带了一支左轮”鬼灯将左轮往左边一甩,将转轮推出了框架,将子弹全部推出后,又填进一颗。带着转轮重新扣紧框架的咔嚓声,让老演员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了,他开始挣扎,开始警告,开始威胁,开始骂脏话。

“大师,你这样可真毁在我心中的形象”惋惜的话用冷静的语气说出来还真让人怀疑其真实性。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鬼灯干净利落对着老演员的大腿处,扣动了扳机。空的。

扳机扣动时的机械声音,让老演员暂时停止了用那雄浑穿透的男高音说着侮辱性的语言。因为心脏加速跳动而加快着呼吸频率。老演员心里想着,不用等全开完,顶多开到第四枪时,就会有人发现不对而闯进来,到时候……哼!

鬼灯露出有点失望的神色,重新甩出了转轮,“不好意思大师,我有些心急赶下一场卡门②”说着,鬼灯又在弹巢中塞进了一颗子弹。

老演员猛睁着眼睛,这小子怎么他妈的不按常理出牌!

当鬼灯第二次干净利落的扣下扳机时,依旧是空的,看来老演员的运气似乎不错。

鬼灯再一次的甩出转轮,塞上第三课子弹时,老演员已经吓得连脏话也说不出,心脏就像是在耳边跳跃一样,声大如雷,脸上因过度紧张的而留下的汗液含着黑色色素滚落。

转动枪轮响起的嘎吱声就像那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老演员最后的傲气。

“支…支票在旁边的皮..皮箱里”丰富的演绎生涯没有为这时的老演员做出任何贡献,恐惧无遗的暴露在他们面前。

“很高兴你能配合我们大师,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忙”白泽松开了对老演员的钳制,从口袋里掏出早在他和鬼灯扯皮时,就在皮箱中找到的支票簿。摆在了化妆台上。

“你现在写张40000刀的现金支票,可别耍花样,那人耐性显然快不够了,待会可就……砰~”白泽将手中的冰凉的钢笔恶趣味的抵在老演员的太阳穴上,模拟子弹出膛的声音。吓得大汗淋漓、喘气的老演员浑身一哆嗦。清朗的笑声从白泽嗓间穿出,将笔放在了桌上。

 

 

“我以为你不会继续看下半场”鬼灯将头微微偏向白泽,但视线仍然停留在舞台。

“你让我这样怎么出去浪”白泽嫌弃式的扯了扯被黑色污渍沾染的白西装。

“白猪的脸皮不应该是厚到对着装毫不在乎吗?”鬼灯将头摆正,对老演员明显失水准的演出而微微皱眉。

“外貌协会的小姑娘们可不那么认为”将头埋向鬼灯露出的白皙脖颈中,想努力的从被西装严实包裹住的肌肤中嗅出甘草味。嗯,那是他床单上的味道。

“走开,好恶心”鬼灯将身子往旁边偏,却被白泽拉住。

“才不要,谁叫你将涂料揩我身上,你要对我负责”白泽故意瑟缩着身子将头抬起,露出可怜的神色。当然,鬼灯才不会为此而将视线浪费在他身上,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

“嗨,倔强的吉卜赛姑娘③,本军官就当这是默认了”白泽坐好身子,尝试着将注意力也转向舞台,但显然失败。

“今晚你是我的”抓着鬼灯搭在扶手上的手,十指相扣的吻上了他的手背。

“别吵!”就像理所当然那样,白泽坦然的接受着鬼灯从另一只自由的手袭来的拳头。

 

我都说了,晚些时候,我会要你一一偿还回来。

 

“喂,白猪醒醒”鬼灯抖了抖肩,把那个在自己肩头肆意流淌口水的家伙唤醒。

“啊啊怎么结束了吗”白泽赶紧坐好,他才不会笨到真睡着

“没有,我想Ricci先生今天状况不太好,不适合演出”

“你吓着他了,今天你玩的俄罗斯轮盘简直了!”

“多谢夸奖”鬼灯扣好了西装,起身。

“走了?”白泽看到他的动作欣喜问道。

“嗯”鬼灯从吼间发出懒懒的单音节。

“回家?”白泽握住了准备擦着自己膝盖过去的鬼灯的手腕。

“随你”

白泽承认,他为这句话而兽血沸腾。


①比才:乔治·比才,世界上演率最高的歌剧《卡门》的作者。

②卡门:这里指后来改编的黑人歌剧卡门琼斯(Carmen Jones由比才的卡门改编)

③吉卜赛姑娘与军官: 该剧(卡门)塑造了一个相貌美丽而性格倔强的吉卜赛姑娘——烟厂女工卡门。她使军人班长唐·豪塞堕入情网。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下】:白泽的报复

- - 隔了大半月的河蟹......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23)
  1. ★Keplin★HandSom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