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是绅士
感谢你m

吃味。【下】(非常规配对描写

无节操,想吃肉?下戳啦啦啦

http://handpapapaa.tumblr.com/post/123976322609

有洁癖,不想吃?就接往下看。

........

——————H————————

外面传来的紧急刹车声,猛烈的都让人想不禁为那轮胎祈祷。可怜它。

当卷闸门再次响起时,贺天正背着的门,蹲在已经昏迷的展正希旁,用自己的衬衣擦着展正希的股间

有脚步声传来,带着极度压抑住的愤怒。

淘宝货的布料可没那么好。

乳白色的精液,与其说是在被擦拭,倒不如说更像是涂抹。将整个臀部都沾的到处是。贺天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失败,放弃式的站起来,将衬衣一丢。

“我只能把你家正希擦的这么干净….唔”话还没说完,贺天就被人用力掰过身,脸上挨上一拳。这力道不比展正希强多少,但是却是极有技巧性伤人,让贺天直往旁边倒。

“你们别那么默契好吗!都打我一边脸!”跌坐在地上的贺天,擦拭着嘴角的血液。这下可有着流。但他显然不会在意。揩着嘴角,抬头,看向那个有着米色头发,让他惦记许久的少年。

啊呀,长那么高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少年低着头,这几年他的发型从来没变过,刘海垂髫在两边,将他脸上打出一片阴影。嚯,还真是好气场。特别是再配上这握着拳头,让他整个周身,都散发着强烈危险气息,这种压制气场,就连摸爬混打许多年的贺天都未曾碰上过。

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了。

 

“就是你看到的啰”贺天仍然平常一副老痞子的模样回答。

见一沉着脸,良久后,才缓缓问出“为什么?”

“想你呗~”贺天摊手,可还没等他来得及露出深情的表情,见一就又抡着拳头冲上,害得他颇为狼狈的来了个驴打滚。赶紧站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见一打出了直拳。

“直觉”贺天灵巧的躲过,却忽然被藏在直拳后的手掌,抓了个正着。“说实话”

“哟,练过啊”被扼住咽喉的贺天,也不恼,调侃的语气不减。

见一收拢着手指,让贺天的呼吸受限。

“凑那么近就不怕展正希忽然醒来吃醋?好好你别激动,我说就是了。我也是无意中知道有人偷拍展正希,本来以为只是追求者,可后来知道展正希根本不是那娘炮喜欢的类型时,就有点起…怀疑了。你知道,这世上大概就你一人对那面瘫那么痴迷了”贺天的呼吸开始加重。

见一感觉自己右眼皮轻微一跳。他还没松手的打算。贺天接着说。

“今晚看见展正希…手中那礼盒,瞅那幼稚的…包装,忽然就让我想到了你。也只是直觉,想试试。没想到真给我猜中了。你果然一直在关注展正希”

见一皱眉。

“通过什么?这些闭路监控?”贺天看向四周那些闪着红灯不停转头的仪器,想着他们铺满大街小巷、无孔不入。“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会做到这一步。”贺天不顾喉间越来越紧箍的压迫,仍然艰难的说着“你也看到了,最初可是他投怀送……”

话还没完,就被见一的拳头给截断。

贺天吐出一口血水,一脸玩味的看着见一。看着这个曾经线条柔和的男孩,压制着浸漫胸腔的怒火,正盯着他。像只被触底线的狮子,可却是带着毒蛇的冷棱。

“我不介意以后我们来3P”

掐着贺天脖颈的手钳制着的更紧。贺天仍不顾喉间桎梏的压迫感,继续说着。“哈…毕竟他…的味道…可…真..不….”

未完的话,被急踹在腹部的膝盖给打断。

“……错”

贺天弓着腰,把话说全。随后,他被打倒在地上。磕上了额角。眼里一片模糊。

见一一步步逼近。

 

 

 

“哈…这些就当你替展正希还的…多出的拳头就当我送了”贺天坐在篮球架下,大口喘气,仍由鲜血滑落,懒得再擦了。

偏头看了眼正蹲在展正希身旁的少年,贺天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看着他,他盯着他。

“抱歉,他太不乖了,出手有点重”

看着他伸出手,去碰昏迷中那人猩红的嘴角,青紫的脸颊,紧阖的眼皮,最后在那不安皱紧的眉间停下。指尖都带着颤抖。

“呵,你爱他爱的那么小心翼翼有什么用!甚至都不敢出现在他眼前!如果我不干这事!你准备什么时候才出现?!”贺天再也受不了,暴躁的吼了出来。

这话传进见一耳力时,全身的怒火就像是要被激发出来,猛的抬头那一瞬间,贺天以为自己的喉间被冰刃划过。

你他妈以为我不想吗!我他妈想他想的都快疯了!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在事情没结束前!带着展正希一起去送死吗!!!

但那只是一瞬间。

见一再一次眨眼后,那股令人心颤的杀意已经深隐。

“我已经在尽力了”他最后只是淡淡的说道。从西装的胸袋中扯出了手帕。

贺天稍稍愣住。“…我很抱歉,如果你需要依托咪酯②,我那有”

见一没回话。他在细致的擦拭展正希的嘴角,鲜血在夏夜里,凝固的很快。手帕能吸去的,只有在沉睡中,不时冒出的冷汗。

贺天只能沉默的看着这一切。

来到额角,那里因为长时间被摁压,青紫一片。触碰上时,身下那人还抽动一下。

见一赶紧收回手。

他想伸手,想去抚顺他的背,想去按着他那微微扎人的短发,想把他抱在怀里,告诉他,一切都没事。都没事。告诉他,我回来了。

可是,见一只是静静地蹲在他身旁。等着他慢慢的回到那个不太好的梦中,继续蹙着眉。

忽然……

“…见...一…”

小到声若细丝的声音,更像是仅仅一个口型。可见一却听见了。就像是条件放射一般,他凑上前,以快抵到额头的距离,注视着那人仍然阖上的眼睛,小声回应着“我在,我在”

但,这不过是展正希的梦话罢了。

见一的眼神里稍稍带上了失落。随即很快恢复了清明。发现自己失态的动作。

罢了。

索性将头低下,埋进了展正希那还残留手印的肩窝,贪婪的吸着,这久违的气味。是展正希的味道。他不忍的将手紧紧的抱住他。

也不知道,是谁在做梦。

 

贺天紧抓着篮球架。

 

“少爷,该走了”门口忽然传来了声音。”

贺天顺着声音看去,可是刚才击打在头部的拳头让他眼神有些模糊,只能分辨得出是像见一一样,在这大热天,却穿着一套西装的男人。不过没见一的那么正式,以及……该说高雅吗?

贺天眯了眯眼,想看的更清楚些。却吃惊的看见,那人腰间毫不掩饰着别着一把枪。

他难有的皱起了眉,低声问道“我知道问你这几年去向你也不会回答,但至少告诉我,你还会回来吗?”

见一没做声。

“为了展正希你…”

“嗯……”见一从鼻腔中发出拖长的声音,像是犹豫如何回答,又或是懒得回应。

从展正希颈间抬起。见一看了贺天一眼。

“当然”最后吻上展正希布满血痂、干燥的嘴唇,站了起来。

 

“伤口没完全好前别让他醒来,给他注射点依托咪酯,不要太多。能忘记你做的混蛋事就够了。”

“你说我俩谁更混蛋?”贺天又操起了那口老痞子的语气。

见一没搭理这句,继续说着“不要让他知道我来过,一定”

“那得看你表现了,如果让我等太久,我很乐意拿他来泄…嘿你!”贺天一屁股跳了起来,盯着打在他脚边正冒烟的枪洞。

“我也很乐意在你身上开洞”

贺天瘪了瘪嘴,想说出很高兴能死在你手上云云之类又帅又感人的话,但他不是展正希,他知道度数,知道收敛。只好嘀咕道“…你叫我这地板怎么办…….”

“自己看着办”见一将枪收回。再看了一眼地上的展正希后,缓缓开口道“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说来听听”

“保护好展正希”

“啥?”

“我从没让人偷拍过展正希...”

“…也许真的只是爱慕者?”

“我不知道,我不能太明显的跟他接触,这次已经是冒险了。”

“你究竟……”

“你也不想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打脸吧。帮我看着点就行,我...不一定能及时赶回来”

贺天注视着见一。而后者的眼神只停留在展正希身上。

 

轻叹一声。“随便啦,小事而已”

 

 

几周后。

南区的篮球场迎来了一大波的年轻人,其中包括着贺天与展正希。

换完球服出来的贺天,看见展正希正站在球场中心,盯着篮球架看。

该死。

贺天心一紧。

“怎么了?”走在展正希身旁问道。

“你有没有觉得……”

“嗯?”

“这篮球架位置有点不对?”

“是吗哈哈哈我怎么没看出来啊哈哈哈”

……

这有什么好笑的,展正希奇怪的看了贺天一眼“我随意说说”就拍着篮球赶紧走开。

珍爱生命,远离精分。

嗯。

注解:

②:依托咪酯,静脉全麻诱导药,剂量过大会照成记忆缺失。在文中的世界,仅仅有抹去记忆功能的药物,管制类精神药物。

————Perfect——?——————

【预想的结尾有一万种,唯独没有最后这个又苏又中二的......【跪

 
好了,来自白一下。 
 
叔身为无耻的受控,看见新漫的首页评论上已不再见【贱炸】的心情......嗯,写个贺炸来炸一炸我真不是报社。 
话说每次看见贺天出来时啊,总有一种像被抢了女婿的老丈人的不健康心情啊 

....于是,就自己动手自己治疗好了,So!果然!要爱上一人!就是要让他好好的在自己手中玩捏下!深入灵魂的去理解【什么鬼!! 
于是!!叔从此终于能好好看漫了Hhhhh! 

 
 
 

...好了,其实说到底还是脑洞太大,有天无聊脑补了下他们3P,结果眼前浮现的就是...边打边干的贺炸...哎哟我的脑袋啊! 
猎奇心灵太严重了,想写,就跑去问了几个姑娘想看不!啊啊啊!果然大家都很有(sang)爱(bing)啊!这 
写着写着也就不由的长了,长着长着,- -就苏了...中二了...要命了.... 
虽然这篇是冲着贺炸肉去的,但是......见一的存在实在太强烈了Orz,通篇存在, 
简直是满满的贱炸魂啊!!!贺天单向我们就不看他了...【盖脸 

好了,就这样,啦啦啦啦的走啦走啦~~ 
 
 

 
撸出这篇的我.....究竟是有多开心啊【捂面 

 
标签: 同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51)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