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是绅士
感谢你m

雷管。【一、二】(3P

我觉得我在吊人口味= =【你也知道!!

背景算铺设完毕了,对昨天那章的设定有轻微改动。所以就一起发了...你..你们别..先别急着脱裤子啊!!!

三角关系:展正希克见一,见一克贺天,贺天克展正希。【注意!是克!不是Love!】

当然,肉是ALL炸 w【自豪脸

一:引线

他们是一个稳固的三角形,相互牵制,互相牵连,没人无辜,无人幸免。

 

“为什么他也在?”

这是展正希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对着倚坐在皮质沙发上的发小说道。

 

“我觉得你在这才更奇怪展—警—官—”抛给见一的问题,被贺天阴阳怪气的接住。这个回答让展正希稍有些窘迫。对,明明自己才是站在这更不符的家伙。毕竟……

社会的角色,将我们划进了各自的圈。

 

“你来这有什么事?”像是为了帮助这个格格不入的闯入者认清身份,见一将语速放得慵懒,手里摇着酒杯。“我以为在你亲自跟我划清界线后,我们就应该避免这种会面了,展先生”

 

展正希曾屡次试着将眼前这人的形象与记忆中的重叠,却无法再吻合。他的改变过于迅速,也太突然。

两年前,见一刚回来时,他还是那个幼稚、无赖到让人忍不住想揍上一顿的混小子。两年后——修身的三件套,精英装腔的背头,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被成长催着舒张的骨架,将他那种曾经能模糊性别的少年美,变成了一种摄人、危险,充满了邪气的...还该说美吗?

展正希不知道。他不太懂现在年轻人的审美,虽然他也还年轻。

只是......

那人,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出獠牙,步入成年的野兽。

展正希不明白,他也没去探寻那个让老友转变如此之大的原因。或者说,潜意识里,他在逃避。

 

但,贺天知道其中的缘由,他亲眼看着见一的蜕变,看着他再一层层的穿上伪装。

 

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展正希。

 

“说起来,我们三人最近一次‘团聚’是什么时候?”贺天像是很费劲的思索了翻“喔!瞧我这记性,明明才三个月前嘛!”贺天搅动着古典杯中的冰块,看着站在眼前略显窘迫的展正希。喝了一口,嗯哼,威士忌,永远还是单一纯麦的好。“那场团聚可叫我难忘,我为此牺牲了六位好兄弟。你呢,见一?”

见一抿了口酒。缓缓地将食指伸出,收回,再竖起三根手指。

十三。

“哇,展警官,这位可是你的大债主”

 

是,他这次来,就是来赎罪。

 

展正希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放到面前的茶桌上。他能感受到从左边传来的冰凉。

该做、能做的都做完了。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内疚、愧意、自责、背叛感。让他无法再在这多待一刻。

 

开始下雨了。

雨在窗上,像是把不能拥向大地的愤怒,全泄在了这高层的幕墙上,噼噼啪啪,噼噼啪啪。漫长的雨季提前来了。是因为南美洲的蝴蝶又在调皮了?①

见一看着展正希转身,看着他的背影。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要将我推开?不愿站在我的身边吗?

我要怎样做才好。

 

“等等”

 

贺天的出声十分及时。

 

展正希停下了,转身。“什么事?”

 

“呵,你以为这些就能抵过那十九条人命?”贺天一声冷哼,将那些资料不屑的一扔在地。踏在上面,走到了展正希前,狠狠的拽紧他的衣领,把人拉到眼前。“他们都不该死!”

 

说的没错,他们都不该死。就算是上了法庭,交给最严厉法官的手上,也绝不会给出死刑。这都是他的错,身为行动指挥的他,听从了上面那不合时宜的决定。踏进了那无耻的官僚圈套中。如果他够冷静,他就该看得出那个决定是有多么荒谬!可惜!他没有!!

是他!是他让他们接受了过分的‘制裁’,是他!让他的战友为此牺牲。这些命,都该算在他的头上。这不仅是赎罪,也是身为警察,遵守自己在国旗下的宣誓。

 

“我…很抱歉”愧疚的眼神就这样直直的泄露了出来,眼睛垂下,内疚让他无法直视眼前的‘债主’。

 

“原来展警官还是小孩吗?道歉有用?!”贺天过激的一拳挥上,将展正希撂倒在地。

俯在地上,展正希捏紧了拳头,是!他知道道歉没用!他当然知道道歉没用!!

 

“那我还能怎么做!”一声爆吼,三个月来,一直被愧疚压抑下的情感瞬间爆发。

他已经逼着自己去背叛他的长官,背叛他的警局……搭上前途,甚至赌上命,拿到这些证据。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小警察!是个即使掌握证据也无法凭一己之力扳倒‘巨象’的警察!

 

接过贺天紧接下的一拳,展正希开始回击。

“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啊!””“我也巴不得死去的能是我!””是我!!!””

连续三拳落在贺天的身上,直到将人击倒在地。

 

贺天揉了揉脸颊的青紫,瞟向见一一眼。

倚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仍若无其事地喝着酒,看向这场闹剧的眼神也好像丝毫未有波澜。只是…捏住酒杯的力道有些出卖他。

你猜他现在心有多疼?

 

“是!感谢你们!让我看见了我所守护的正义背后是有多肮脏!让我知道了我他妈有多蠢!!!”

“如果你们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这一切就都他妈的不会发生!我也不用失去两个从小到大的兄弟!”

 "你们有种就把事做的干净点啊!为什么要被他们发现!为什么!!!“

 

贺天看着情绪失控的展正希,舔了舔嘴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外表淡漠家伙的崩溃。

命运,总爱折腾世人。

 

这让他想到了半年前,在路边,找到被雨淋的像只丧家犬时的见一

出门忘记带伞的他,陪他蹲在马路上淋了一宿。

丧家犬像是淋够了后。才悠悠的盯着马路上的飞驰的车轮,溅起的水珠,连说两句话:

“展正希发现了”

“他不要我了”

声音暗哑到,差点以为他陪着老天,也哭了一宿。也许吧...

 

那是迄今为止,贺天唯一一次如此接近到见一,也是他唯一一次,见到那人的脆弱。

也是在那时,他才终于不得不承认,展正希对于见一的重要性。

远远大过…一切。

 

也是在那一天,见一变了。开始将那些小心翼翼的交易,摆到台面,两个月的时间就让一切上了正轨,风生水起。还带着他的那些更见不得人的产业,风光无限。走私与毒品一碰上头,哼哼~

 

当然,这一切的危险都那么昭显,是见一让他大意。

这一切,就直接导致了三个月前的那场‘事故’。

 

让他们三人,被重新绑在了一起。

 

他承认,他从来没有看透过这个男人……

 

这场事故,不是展正希一个人的责任。

 

他们一直就是个稳固的三角形,相互牵制,互相牵连,没人无辜,无人幸免。

 

 

“展先生,看见你的悔意我很欣慰”见一这时才缓缓开口,放下了酒杯。“不过,我们还是得来谈谈,这笔账,要怎么算”这次,原谅我,我绝不能放手。

 

就算是强占,我也要,将你绑在身边。

 

①:引用对蝴蝶效应的阐述:“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来源:百度百科

也暗示,他们间的崩坏,也是从一件小事,逐渐发展到现在,一切都是必然,一场龙卷风,正要开始。(嘿嘿

 

插两手背景乐,前一半我靠这歌写:果然写到一半倔强的我卡壳。

然后直到这时脑细胞才终于愿意跟我和好- -:有红酒不带古典活该卡!

今天听到最棒的两首 w

二:雷酸汞

 

这会是终点?不,你才刚跑进我的视野。

 

“简直扯淡,你们不能那么做,放开我!”

“不能?呵,那警官你在实施正义的暴力时,有想过不能做?”重戳旧伤的行为,让展正希一时分神,趁机,贺天一把压过展正希,将他的脸钳住,眼睛深深地望进那人掩饰不下的愧疚,他决定再加把火。

“那场事故,一共死了二十人,我一直很好奇…”贺天话还只说一半,便看见展正希的瞳孔骤然一缩。内疚变成了恐慌。

 

贺天的嗓音,让展正希又想起了那晚的医生…

【很抱歉,警官,我们尽力了】

胃袋像被紧紧的拽住。

别说,别说,求你….

 

那个晚上,他们接到线报,按照剧情,他们可以将人抓个现行,证据链的完整,终于可以将这昌盛一年余的非法团伙定罪。亡命之徒的死命抵抗,合情合理。逼到绝境时,匪徒愚蠢的将自己锁在了工地的废旧厂房中,好像封闭的环境就能带来虚无的安全感一样。殊不知,瓮中捉鳖的方法有不下五种,这本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局势,可是…在选择驱鳖的方法时,这个行动小组的组长接到了一个来自上司的电话,让他选择用催泪弹。这很奇怪,为什么一场普通的抓捕,这级别的人会下达指令?当然,用催泪弹也是五种方法中的一种,并没什么奇怪之处,所以…他选择听从。

于是,在这个晚上,上帝给展正希开了不止一个玩笑。

 

上帝的第一个玩笑,开的有些大,让那厂房存在着不该有的乘着月色偷钢筋的女孩。

上帝的第二个玩笑,开的比天大,让那厂房存在着不该有的五箱非法雷管。②

 

“那个小女孩现在怎样?展正希”

也许上天是听见了展正希的呐喊,没再让贺天说话,声音是由更远处传来…

上帝就像个吝啬的老妈子,总是只听你半句祈祷,燃起半边希望。然后叫你独自面对。

 

展正希循着声音看向见一时,他正重新为自己倒上杯酒,低头注视涌动的酒红色的动作,让他正好错过了展正希看向他时的眼神。

 

喉头发紧的厉害,浑身就像是跌进了冰窟。警察要如何去面对杀死平民的自己?

 

“那女孩好像父母早亡,独自带着一个妹妹吧,嘶…那妹妹好像身体还不太好?”贺天放松了压制展正希的力道。

 

“法...洛氏四联症③”展正希的声音干巴巴,毫无生气。

 

“真可怜”贺天啧了一声,这是他鲜有的怜悯表现。但更多的,是为了表现给展正希看。她应该感到庆幸,在情感系统尚未发达时失去亲人,比情至深后,被夺走亲人,要…伤口浅。至少如果碰上个好人家收养,就能填补。

 

“不如这样吧”见一轻闻着酒,像忽然想起什么样,看向展正希。“你好像对我们刚刚的提议并不满意,我愿意再加上一个条件”

 

“你总要当好人”贺天朝见一瘪了一嘴。

 

“这个好人我当不了”见一将酒杯朝展正希方向倾斜。“这得看展先生愿不愿意”

 

“你说”

 

“我想,展先生一直想要补偿那个小姑娘吧,报仇,可帮不了Baby的生活”见一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散落在地上的证据。“但依现在警察的薪资水平,小姑娘很可能等不到你筹到医疗费,你也不愿子债父偿吧”他端着酒杯,来到展正希的身边,阴影让展正希眼下的黑眼圈更突显。你多久没好好睡上一觉了。

 

“接受补偿方案,我们帮你支付手术费用”贺天将展正希想撇开的头扳正,让他的眸子里能完整的映出自己与见一的身影。

 

“以及,如果你表现的足够好,我们还能够考虑做她的资助人”见一伸手抹去了展正希额角的汗珠。“不过相应的代价,就是你得在债务还清前,不准离开”

 

“如何,展警官?”

 

他…有的选吗?

 

 

②- - 这里大家别较真,催泪弹只是释放气体,原理上温度不可能达到引爆条件,但我又觉得之前设的硝化甘油真的太夸张了点..所以还是选了雷管。所以这个事故最大的可能,是匪徒在催泪弹的影响下,自己无意间引爆的雷管。但无论怎么说…展正希把这当成了是自己一手照成的(虽然的确就是他照成的啊w~

以及,这里的警局我把它写的有点带有部队色彩…呃…架空嘛…嚯嚯就别这样套入现实嘛哈哈【滚你借口!

 

③:先天性心脏病的一种,越早手术越好,即使手术成功,身体体质也很难达到健全水平。

名字定下来了,就叫雷管,虽然最初是个为肉的文,但...它竟然开始有章节了我的妈!!!

 

于是 w 你们好奇补偿方案是什么嘛?~~

 

...以及,为什么我把讨债的两位老大Orz玩成了像在送福利的老好人...TVT ......

 

Because love Because love because love!【Orz

 

三个人都写坏了...你们就当..他们长大了= =【喂!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46)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