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私人地带。

这是一个暴力昌盛不对等的最平等的和平年代。

清早起床发现百度ID被封,直到中午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所有贴都被系统删去,帐号永久封禁。因为不懂,所以我也不会妄自揣测这其中与昨晚的联系有多大,是否有人从中作梗。这都毫无意义,对吗?当然是,不过这显然让打摆子的老人家这脑洞就啪嗒了,借一下这个自由?的平台,说说话?

从写第一篇同人文,直到现在,想了想,差不多快七年了。这七年,都在小打小闹,写的频率用一个【偶尔】都算高估,也许这两年是人闲,所以才稍稍高了一点,但也只是稍稍,连入门都算不上。这无论是在篇幅还是质量上,都是这样。

记得早年流传着一句话: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这话说得很有趣,也很对,这水又深,又内涵。说到叔腐了多少年?我想我这一双手、十根手指是数不清的了,不过虽然是这样,但这么长的腐龄,并没有把我带到像你们所说的那个深海世界,虽有几次触及,但也是点到为止,不敢常待。

十几年来,叔跟过的CP有太多,就好像朋友一样,一路走来,有一直陪到现在的那二三老友,也有半路结识眼缘甚佳的小友,但叔叔却从没有像你们一样,拥有所谓的圈子,拥有一帮子”基友“,甚至连一起腐,一起开脑洞的友人也没有。就像边缘人,我不属于任何圈子。在腐中,我唯一结识的,就是那几对几对的狗男男。哈哈

你看我又扯远了,人老了,就爱没事回忆,没事给自己做总结。

起初,叔写了文,会发在论坛和贴吧之上,但更多的,却是做一个白食客,吃完连句谢谢也没有就心满意足的关了网页【可耻!】,因为那时候换马甲好麻烦啊,身份又多,不像现在,人人都腐,甚至以腐为荣,那时叔可把这当成羞啊羞的事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交的对象也开始形形色色,奇奇怪怪。与咸湿的大叔聊女人的哲学,与多愁的大婶谈男人的无耻,碰上Gay时,也只是十分正经的文艺。因为叔自身的原因,并不常用那几款热门社软,所以别说与同人圈脱节,甚至是年轻人,我也少能碰上。

就像上面所说,这两年叔才开始稍稍持续着写文,但也是生活单调,人太闲下脑洞大增的产物,最初只为填自己脑洞,为己服务。写文,之于叔,就无非像琴棋书画一样,是一种生活外的消遣,一种精神上的充实。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友们写文是出于什么,但我想,多数无酬劳的写手,写文只是因为自己想,是因为顺着自己的心意,所以续之动手,化为现实。

虽然叔脱离圈子,但也偶尔会看见一些骂战,其实很多时候我常与一些大叔大婶聊青少年,但对于这种“撕逼”,多数时候我是完全无法理解。有一些是因为CP的攻受问题,这算是异教徒见面(我认为三观在CP站队上会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的掐架。而有一些是自家人的内讧,这也不奇怪,你看庞大的基督教就是一个普式例子。让我感觉奇怪与心惊的,是看见一个个年轻人在这上面的暴怒程度,甚至是一些言语上的暴力,还有体现出的零包容,不妥协力。

我是瞎猜,我认为多数热衷投入在这上面的小友,应该都还是学生,我并不是指责心智上的不成熟,你们很成熟,也懂事,展现出来的是高于你们长辈们同龄时的思维与勇敢,当然,也有那些万千年来,属于年轻人才有的豪不保留的怒火,焰气。

在我们前辈的幼年,他们体现怒火带来暴力是在肢体上,小王耍二蛋,二蛋打三娃,三娃告妈妈,妈妈骂他没出息,你他丫的不知道打回来吗!一报还一报,简单又粗暴。打完之后,小王问二蛋去偷鸟蛋不?二蛋说三娃约他去偷瓜,于是小王二蛋和三娃一起去抓鱼了。

这是暴力,是纯洁而毫无掩饰的暴力。而我现在所看到的暴力,虽不见青红紫黑,却是见到了一缸又一缸的口水四溅,你们拍打键盘的声音,就像婶婶们对骂时,飞溅出的口水。

而最为恐怖的,不是你们之间的对骂,而是藏在嬉笑怒骂下的尖牙利嘴。而且还是像企鹅一样,密集报团的尖牙。

旧时的群斗,因为要考虑实实在在会砸在身上的拳头,所以在兄弟义气下,都会稍稍冷静一会,这时,胆小怕事者、家教严格者,就以消去一大半。而现在,网络暴力让我们人人能掺和,因为不用担心会付出任何实质性代价,需要的,只是选一个立场站着,就可以抱着键盘撒义气,敲着键盘声张”正义“。

这是一个无论强者弱者,有理无理,都能依靠网络影响力,扩大热度,聚集战友的和平年代。而那飞窜的热度,就是子弹的数量,这是一个比真实战争更残酷、无神明的年代。我们可以一口气至少举例出三个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役,而在网络上,区分胜利与否的标准,就是看舆论偏向哪方,哪方人气旺。

当然,我这也是闲人的嚼舌根,叔控的狗男男,都那么跟国内的大趋势逆,要么就是本身就冷的要死,文少的清净下,也幸得一个干净。

那我们就来说说昨晚的事?

起因不说,具体的事叔也不想谈,只是想就贴吧这个发文平台来说说?

在国内,除了欧美圈,一般大家的聚集地都在贴吧之上,其次Lofter,当然,叔毕竟不混圈,所以要有误说,别在意啊,毕竟老年人总是掉队。

作为我,我发文的地方也仅有这两地,要说贴吧与Lofter的区别,那就好比一个【入会门槛低的同好会】与【无门槛的同好聚集地】。

从贴吧的会员制来看,那一个【加入】就象征着,这是一个有制度,受监管,有组织的地方。你来了,你就要遵守规矩,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也不是谁都能来的菜市场。所以昨天那文开始起歧义始,我就开始道歉,并一直配合吧主同意以【投票】的方式决定此文的去留。

你问我怎么那么坦荡啊!废话,叔只是努力装作无所谓啦,感受只有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一肚子想解释的话、想让那群人起码能好好看完文以后再来Bibibi。但不行啊,因为我知道,贴吧这环境,不是我的,也不是某一个人的,这是一个公共平台,虽然写文是自己的事,但当你把这文贴上吧时,你就像在社会出版社里出版了一本投向社会的书,这时候,它就不是笔者定义为什么就是什么,而是决定在看客的眼下。就好像那个被说破的哈姆雷特,我相信总有一种哈姆雷特能够把沙翁气的把骨灰都凑齐来诈尸。

但你能说那不是哈姆雷特么?不,你不能,因为对方说的头头是道,证据确凿,引据全来自沙翁笔下(也许真的是不止一个沙翁?),只是理解不同,理解不同就是错?哦不,别这样,这不是应试阅读题。(通常阅读题也不止一个答案)

所以到了夜幕深了以后,细细思量后选择了自撤。不是说对投票无信心,也不是我开玩笑的【趁着脸还没被打太肿,赶紧装一个自知之明的马后炮】,而是真心觉得,既然有歧义,让那么多人不适了,就应当撤,还贴吧干净。

当然,如果有人在Lofter上指着我的鼻尖说【你他妈怎么能在这个tag上写了我老公跟别人的肉!!!】,那叔一定会掐着你的脖子【嬲砸拐有种把文看完了再Bibibi!!!!不看就滚!!】

因为Lofter是一个市场自由的聚集地,因为四面八方的人都慕名而来,一两个茶客,变成了一个茶摊,三四个小摊,变成了一个集市,四五个集市,变成了一个都市。我来Lofter,我定居在这,并不是因为一个饼屋的甜甜圈好吃,而是因为这里环境好,不仅有好吃的甜甜圈,也还有正宗的剁椒鱼头,创新口味的串串。

写文,因为我们想写,因为我们愿意写,并且我们把它写出了。不是说因为写文辛苦,因为付出了时间、精力,所以你就必须尊重我,不能批评我,当然不是。我们都懂【言论自由】,但也懂一个【非法入侵】。就好比,我在家里好好的练着画,你跑来叫我赶紧撕了,因为太太太难看了!

别这样好嘛,你先放下我的画,不放我报警了!!

但如果,我把我的画拿到了市场上去,拿到了会所上去晒,如果这时有人冲上来说,你他妈赶紧撤了太难看了脏人眼!!

那不用你说,我就恨不得把画撕成面条,我一把吞到肚里去!!还会感谢您的点拔,啊多谢多谢兄台让我少献丑出洋相了

这就是在我心中Lofter与贴吧的区别。

顺便再来说说这段时间的写文体验吧。

前面也说了,叔写文本是为自己消遣,自己爽。但并不是说,我毫不在乎读者,天知道,当叔的收到人生中第一个【开始评论文中剧情,分析文中的人物关系,并且说出看文感受时】的长评(其实就是三十好几的字……)时,兴奋成什么狗样了吗!!看着屏幕傻笑啊!傻笑啊!!!在这之后,别说长评了,只要是个评论,都能让叔对着屏幕傻乐一下,虽然也知道自己这样实在太蠢了,但就是开心啊,美滋滋喲~

其实也一直知道自己文力薄弱,需要加强的地方太多,但自诊总是没那么有效,所以有段时间,我硬是不要脸的揪着才认识不久,但却是我唯二能找到腐、并且还稍微对这CP感兴趣的两位姑娘,”强迫“她们来看,就是为了想看看他们的反应,并收到建议。(好了别好奇了这两姑娘已经跟叔断交了Orz

但你说,我会因为某人的不满,而去修改剧情,甚至去扭转”乾坤“吗?哦不,叔才不会。

读者的喜爱与支持,就像一颗糖果,带来了惊喜,也让人无比开心。但糖果终究只是糖果,虽然它能给予热量(并且还不低),但却不是支持你写文的米饭。我们都知道,碳水化合物只是人体所需的七大营养素之一。更何况你可是连糖都没给,拿着刀子就冲来,连孩子都不会吃你这套。

不是因为是写手,所以读者没资格批评。也不是因为是读者,所以有资格Bibi写手。而是因为,我们都热爱这一对狗男男,所以你能批评,但我可以选择性接受。因为你带给了我惊喜与开心,所以我会考虑投其所好,将快乐回馈给你。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都能玩的开心,当然,偶尔的碰撞,也是好的,毕竟啊——

最最恐怖的事,其实是步伐的统一,一致的三观了。

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25)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