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我的蝴蝶结有点弯了

They Won't Sleep

前言:

话一:5·29 话 延伸
巴掌打在6·3前,写到要发车时就下座歇息去了,一觉醒来,看完最新更,心痛,心疼,心揪,心悸。

19天的故事,比我想象中,更丰腴有趣有意义。

谢谢。

话二:
*因为这写的时间跨度太长,中间漫都更了两次,因为懒得再去改动跟进,所以就这样吧,剧情点上有出入。练笔练情不练车。

——————

是被书包带下来的。

这是展正希意识到的事实。但这个事实其实对于现在两人任何一方都无关紧要,没人在意,毕竟一人已经醉死成猪,而另一人惊措着无暇顾及,嘶——并且,肩膀好痛。

展正希是想起来,以这种姿势对着一个满身酒气的智障脸,无论是于身于心,都不是什么好事。脸上被那人肆无忌惮的喷洒着像被酒灼烧的气息,打在脸上很热,很烦。而那人嘴里似乎还不满意酒精带来的骚扰,不停的张合,重复吐出“展希希”“展希希”“展希希”,黏糯,无力,执着,反复,烦人!

所以展正希这一巴掌打下去,即使是人权圣母也不会指责他的暴力,这是正常人合情合理不违法的正常反应。但当仅仅是指尖降落在那温高的脸颊上时,展正希就开始后悔,但到了这步,再大的悔意也阻止不了牛顿定律之下,手掌的着陆。清澈的声音先响起,也许是力不够大,又或是那家伙脸实在太红,更或是他的脸皮日益渐厚,迟钝了几秒后,展正希并没看见自己的手掌刻印在那家伙脸上,稍稍松了口气,打算下床为那家伙找条湿毛巾,缓解一下自己的内疚时,也许是脸上的触感终于缓缓的传递到了神经中枢,展正希看着那人扬起的蠢笑脸,心里的内疚烟消云散。

就该打的再重些!

展正希有些愤愤,又无可奈何的支起了身子。这人已经够蠢,要是就着侵满汗液的衣服放任自流的话,过早参加自己唯一朋友的葬礼这事,他还不想那么早尝试。

见一的家不算小,除去乱扔的衣服让客厅显得局促以外,三室二厅,一家三口,不大不小,恰恰好。浴室不难找,途径那两间紧闭的房间前时,展正希有刻意放轻脚步,毕竟时针上十的夜晚,有义务还社会人一片安静。

浴室的摆设哪里有些奇怪,展正希立在盥洗台前,倒映着半边浴室,大理石铺贴的墙壁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像是带上了温度,让人舒适而又麻痹。展正希没有多想,拉扯下的鹅黄色的毛巾吃进了水,将暖手的水挤出时,风吹了进来,刮走了温度。

醉汉有好多种,见一却是最难伺候的那位。展正希现在直想把手中的毛巾塞进那人嘴里,化身喋喋不休的暴力关机键。

“别吵!”

呵斥终于在展正希的喉间爆出,青春期的嗓音就像还待调音的低音炮,沉着不稳,音高不亮,一种过渡期的混沌区。

“展希希……“
见一的声音像呛水,眼神像泡酒,手上的劲拼命到像够着到的浮木。好想哭。喝进胃里的酒,大概是在向上涌,涌进食道,涌进鼻腔,涌进了泪腺,胀满了眼眶。好想哭。酒精烧胃,情感烧心,展正希在烧屌。生死不如。好想哭。

展正希碰到了他,身体像触到了坚冰,瞬间僵硬,别跑,别逃,不…不要怕。以圈住时间的势头收紧着手臂,拳打脚踢,脏话连篇都好,都不算拒绝,不是拒绝。

“希希……”

没有回应,没有回话。展正希僵直的身子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可是,身体好温暖,好温暖。

"展希希…我鸡鸡痛……是不是不正常?"

想再离他更近一点,肱二头肌不够,前臂肌群不够,还想再近,近到……只有再近的近。收缩起腹直肌,带动上躯,胃里的翻江倒海无所谓,头中的昏天黑地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眼中——

“你还有脸问?”

"太他妈不正常了!"

眼中忽然不再透光,被按进柔软床垫的后脑勺接受的震荡传递到前面时,眼泪没有承受住,夺眶而出了。嘴里好辣,嘴里好咸。他的手掌压在了鼻尖,而鼻间绕上的熟悉味道,有晚上吃的咖喱,有现在布满口腔的白酒,还有缠了跟他记忆一样长度的他的气味。

"拜托…别耍酒疯了!"

他听得见他下意识近似祈求的喃语,他看得清他被急出流到脖颈上的汗液,他能感受得到他的紧张,他的无措。可他还是不要放手。不能放手。这不是拒绝,不是拒绝……

环抱住展正希的手从始至终没有松开,他又开始重新动用起自己部于腰间的肌肉群,把自己向上带,重力的增加,让那些眼泪涌的更加凶猛,一小部分滴落在床单上,一大部分像是愚忠的卫兵,堵在主人的眼睑边上,让他视线一片模糊,一片模糊。

"我…是不是……"

距离在缩近。

"喂喂!"
太用力了。

"不正常……"

展正希感觉到自己撑在床上发麻的双手,就像泡在了醋坛间,酸,酸的打软,酸的抓心。吐在他耳边的话,就像一把小骨锤,轻轻一打,就让他折了手,手一松,一滑,再一呼吸,鼻尖充斥着全是他的气味。

最后还是即时撑住了手,没让身子再往下。但……他的泪水,他看的更加清楚了。

泪水,鼻水,口水……

你这家伙……

为什么……

为什么…………

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抚上了他的脸,很烫的脸,很烫的眼泪。胡乱擦着,用力抹去,却怎样都止不住,止不住……

怎么办

见一哭出了声,激荡在展正希的耳鼓上,声声震耳,直击心鼓。

怎么办

"唔呜……"

怎么办

展正希将身体压了上去,想压止住他的眼泪,想压停住自己狂乱跳动的心脏。抱住了他。

"不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1)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