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私人地带。

Q.E.D. 【Ⅰ.Ⅰ】

前章:Q.E.D 序

预警:第二人称视角;暂无

前言:关于设定有很多想说,于是就不说了;人兽?兽人?;就是想爽 "ゞ

Ⅰ.Ⅰ:

你在他按下门铃之前,就已经从门禁中看见了他的身影,风风火火,湿湿漉漉。

但你还是在开门那刻,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因为,你还没准备去趟他们这趟浑水,对吗?

室内的温差,让你看见从他身上蒸腾起来的水汽。

你给他拿了条毛巾,黑颜色的,你偶尔会用上,洗洁液下,有缠着你的气味。他犹豫着接过,但并没有动,而是直奔主题,真是他的风格。

“你知道见一在哪吗?”

你看着湿气聚拢在他额前的发梢上,汇成水滴,悬在那两道正义的浓眉上。滴落,滴落。浸在乌黑的眉毛上时,就像一滴焦糖汁,破坏了秩序,粘连在一起分不开的眉毛。

这种问题不是应该问身为最好朋友的你自己吗?

你没再管他,转身走去流理台,从冰柜下取出汽水时,也没想给他带杯热水。省的浪费。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你再转身时,他就横在你面前。可能是你的沉默在他看来是一种肯定的回答,他的语气开始掺杂起只有在那人面前才会展露出的情绪波动。

而你还是没要回答他的话,但也没再沉默。

“要喝点什么?”

他滴水的脸庞上,嘴唇却是干燥的起着麸皮,让人有种想咬下清除的冲动。

"他在哪里?"

你的沉默,换来他的怀疑,你的回话,变为对他的肯定。你看着眼前这个眼角都发红的少年,拳头攥到青白,你知道,他向来固执,你还知道,现在这拳头还不是对着你。

你轻叹一口气。没有轻蔑,没有嘲弄。

你脑海里开始盘旋起那人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目光诚恳,眼神焦急,泪光闪闪。你耸了下鼻子,多吸进的空气,将那还稀薄的气体原子成倍带入,好以分辨。这种味道你无法指明,不是你闻过的任何花朵、女人、食物所散发出来的,那混有生灵的气味。也不是你摸过的任何一种体育健材、电子产品、枪械冷兵器所散发出来的味道。那就是空气,环抱着南美洲整片热带雨林的湿润空气。你又悄悄多吸上了几口,又长,又深的几口。对,这就是你无比熟悉的味道。你知道,你的耐性值就要临界。

就算那人的话还在不停盘旋。


‘帮我看好他。’


那本不属于大气混合的味道又攀升了几度浓度。

而展正希就像受到了这股空气的影响,眉宇在稍稍放松后,像扎了个深猛般,猛然间,全身寒毛炸起,手间的骨节捏的更是白到泛青。嘎嘎作响。

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展正希冲上前的速度,正好够你抬肘抵挡。凸起的指节,击进你的肌肉,像在跟你竞争空间一般,往前推,向前压,他想让那拳头碰撞上你的脸。你当然不能让他得逞。

这当然是一个损招。

但在面临着一个黏着你双手咄咄逼人的拳头时,用膝骨顶翻他的小腹,绝对会是一个最佳选择。当然,准星下移,碰上他柔软害羞的小弟弟,你发誓,这不是本意。

你们的争斗本可以更激烈一些。如果不是窗外这下了一天该死的雨,你今天一定能打着尽兴。

你看着他绯红的脸,他用红肿的眼看着你。那是你的左拳造成的。你靠着幕墙,心脏猛烈的跳撞,让你只得半弯着腰,用肺部的撕裂感来缓解。膝盖上是你自己手掌的温度。身后是连地的天,星星和车灯在齐飞。你擦掉了咬在嘴角伤口上的汗,即使是开放式的户型,从厨房打到客厅也是项耗能不小的运动。而他,浑身的汗水,一半是全力的打斗,另一半,则是高烧引起的冷汗。

他伏在地上喘息,此时淋漓的汗水,之前饱满的雨水,也不知道谁在他的衣服上更畅快的在剥削着体温。体表温度的流失,也带给他冷静,知道自己太过冲动,做的过火,羞愧挂在脸上难以言表。几乎要黏在一起的双唇被张开,挤出的声音干涩无比。

"抱……"歉。

努力睁大的深棕色眼睛,也遮盖不住真实而来的意识迷糊。他快闭上眼了。他不确定是否有说出,意识切断的就如隔壁老师办公室的Wi-Fi,突如其来,干净利落。

你正准备拨通电话的手停了下来,黑色的瞳孔缩尖成了一条细缝,就像猫儿上来了兴致……

但他,无法看见从你背后缓慢走出的那道黑影,而你,看见了,那只,正在他身边龇牙的雄狮。

展正希,你完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9)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