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假性落日.

抽烟,醉酒。嗑药你别想,那就说一个打炮的故事。

打炮。可能是快接近我的生理期,竟然让这词打出来时,我有几分害羞。害羞这词用着,真是桃红色。羞滴滴。让我都能想起他脸颊的酒红,是,酒红。

年少时的他,脸皮厚又薄。厚在他能厚颜无耻,薄在厚颜无耻之后。脸皮成了窗纸...这词有点远,那就换一种描述。就好像小时候将手电灯抵在掌心,看到的手背。红通通,红通通的。

太近了。

见一低头,低头是海面。他立于海面之上。我不知道晨曦来临时,海面会不会如同落日那样,也染上咸鸭蛋色。我生活的湖面,是这样。但那也只是一年之中只有几日的色彩。见一有多久没见过?我不猜。就像你也猜不到在见一消失的那几年里,展正希爬上过几次那座山顶,那座仙女棒燃放过的地方。

但在这个时空,消失无踪迹的是展正希。

毫无疑问,在头几年,见一几乎没有落过上课前、放学后的海面,海面给他展现过一成不变,也让他见识了瞬息万变。却再也没让他见过他。就好像在一瞬间,展正希成了那个童话里的主角,成了海洋上的泡沫,连同他的一家人,都消失不见。只有风的轨迹无从追寻吧。

这话说着没有科学性了。

换一个具有文学色彩的比喻,就如同青春期吧。走着跟来时一样,揍到痛了,还不觉得,等痛缓过味来了,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相爱这词我很少能打出,但在这篇的设定里,他们的确确定了一段恋爱关系,即使那随着展正希的消失后被按了暂停键,但在那短暂的过程之中没有任何一方提出过终止。如果这立在血族的契约之下,还是成立。而在人类之中呢?

管他呢。

“好在我们都不是人类。”

零思考,想睡觉,不知道能不能留住,放了就跑,以示我还念叨着展正希哈哈哈 (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