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浪淘尽——

私人地带。

红方印

标题: 红方印 
原作:亚人
分级:R级
配对:琴吹武/海斗
注释:*年龄操作,男子监狱AU,少管所有点下不了手
          *亚人背景,剧情捏造
          *IBM更随意志控制

月亮,很圆。

琴吹在被转移时注意到了这点,他通常很难看见它。无聊。

因为事发突然,他被调进五监区时,正好搅了那群杂碎的脏梦。

"喂!你在做什么!"

五监区属于短刑区,来来往往的像个菜市场,连狱警都添了几分不惧秋后的肆意狂妄。

琴吹撇了眼被狱警拽离窗边的男人,径直走向只有床板的空铺,他的行李不多,牙缸薄被就是全部,等他收拾妥当后,正巧男人被踹到他的脚边,狱警对着蜷缩着肚子又是一脚。"滚回你的狗窝!别他妈想给老子惹事!"

附上一坨口水。

等狱警走后,护着头部蜷成虾米状的男人才 缓缓站起,没有疼痛的抽气,没有愤怒的脏话,甚至连呼吸都平平缓缓,安安静静。如果不是走向水池的跛脚,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擦肩而过时,那双半垂着的眼明亮的晃过。

是白痴吗?

琴吹弯腰供进下铺,窗户正对着床头,闭上眼。

那又关我什么屌事。

月光,很亮。

"听说你是从一监区转来的"

琴吹不想惹任何麻烦,所以当电笔靠近时,他并没有很快躲开,滋滋的声音带出类于烤肉的味道,有点烦人。

就像任何一个社会体,欺凌总会发生,会没来由的发生,会愈演愈烈的加剧,无论你反抗还是不反抗,结束仅凭某些人的兴趣有无。很可笑。这味道也有点难闻了。琴吹挪动了一下手臂。

"哈 这样就受不了了?让人闻风丧胆的一监区可不止这样吧啊"

肌肉就要长到脸上去的光头将脸凑了上来"还是说,你是用屁股来满足他们的?"

说着,扬着电笔又要过来。

"喂"

???

双方都愣住了,看着对面正低着头干活的青年。

"住手吧"

那人眼都没抬,平静的说着。

"只是开个玩笑"

没再动作,肌肉男笑着放下电笔,起身离去。"十八号做完了"

"麻烦检查一下"

一起说话的还有四个人。

是这个区的老大吗?琴吹看着对面的青年,话说完后他也是一眼没抬的继续工作。短刑区跟其它区有所不同,犯人的流动性之大,让这里团体很难成气候,加之又多是些犯了小偷小摸、偷鸡摸狗的人,让这比任何一个区都混乱,没有规矩可言。

琴吹不想惹任何麻烦。被人帮助的这种麻烦他也不要。

"我说"

对面的青年像有些吃惊的抬起头,搞什么,弄得好像是他被冒犯了一样。琴吹皱起了眉头。

"你真爱多管闲事"

"啊是吗"

听到这话,青年的吃惊反而褪去,没有惊讶,也没有失落,像本来就属于他的份内剧情一样自然,继续低头工作,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

琴吹这才想起,这人是他的新狱友,睡他上铺,第一晚进去就看见被狱警打的疑似白痴的家伙。

果然,是白痴啊。

那也不关我什么屌事,别再碍事就行。

"你们动静可不要闹太大"

听到这话时,琴吹知道不妙了,睹眼正好看见狱警的制服移过,哎,先尿完这泡。

"喂 琴吹"

还是上午的配置,肌肉男和他的四个杂碎同伙。

"我们聊聊吧”

琴吹看向站在身旁的男人,男人正从裤链里掏出自己的小兄弟,握住的手在上面暗示性的摩擦了会后,托住根部,袒露着它的雄风,挑衅的看着琴吹 "继续上午的话题,你是怎样满足一区老大的?"

将挂在头上的尿滴抖落下去,琴吹松开手,偏了偏身子,好让他的视线可以不受隔板限制。真是抱歉了,比你长,比你大。

—— TBC·

开个头,谁知道呢

一辈子没写过那么多对话,虽然这里都是照搬原作/// /// 有点抱歉

要快点开黑啦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4)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