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往生.【序】

分级:PG

配对:白泽/鬼灯

注释:樟柳神出自宣鼎《夜雨秋灯录》,故事借汪曾祺老先生所译白话,这章基本上就是按原文重写了一遍。感谢先生们的好故事。

梗概:有天,往生县的县衙老爷得了个宝贝,说是神仙,却是小巧可爱像娃娃。他的师爷也意外的同意了这场行贿。

  那天,县衙老爷得了个宝贝。说是早晨出街那会,喝道的锣夫被一个没眼的催租吏给撞了个正着,那可了得,这就是明晃晃的打了老爷的脸唉。衙役们利落的把人摁在地上扒下裤子,就等自家老爷出轿发号施令,哪知片刻之后,风平浪静,轿里的呼噜声均匀和谐,敢情又是睡着。只得脸瞅着对上自家师爷,那师爷是个脸白唇薄,眼角上吊,手持一个带刺铁棒的狠角色,脸上倒是素素净净,波澜不惊,像未睡饱觉的迷离眼神给他带来一丝柔软,但熟知他的衙役们这时已经在内心默默念起了往生咒,南无阿弥多婆....老爷您走好.....

 然后一团红色的肉球从轿中被仍了出来。

 “打他三十板”

 新来小衙役手中的剑被握着叮当响,哆嗦着问旁边的前辈 : 打...打谁?

 前辈惊讶的看着他,这还能打谁?你可是给官当差的唉伙伴。

 听到自己的刑罚后,被按趴在街上,光着屁股的催租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早知道今天要挨三十个板子。“

“你怎么知道?”

这时老爷已经从地上爬起,听到催租吏的话来了兴致,忙问下去。

于是,催租吏就将自己今儿早起收租,路过秋稼湾,怎么在豆花棚上看到一个樟柳神,它有怎么传说什么灵力,到怎样救下它,它又如何预言,到撞上老爷的轿子灵验,一五一十,说了个倍儿细。

“贱民就是因为起的太早,懵懵懂懂,瞎了眼撞上老爷的轿子,还望老爷息怒啊。”

“这么说,樟柳神就在你身上?”

“有的有的,就在贱民的斗笠里。”

“拿来看看。”

催租吏赶紧将斗笠摘下,从中掏出一个小人儿,约莫两寸,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穿着一个红兜兜,光着屁股,鼓着嘴,额头正中有个陷在双眉之间的倒弧形,像一个没肉的瓜瓢,又像一只闭磕上的眼睛。捧在手上软乎乎,说是神,倒是更像一只有灵性的娃娃。

“真是好。"

 "老爷您要看上,是贱民的荣幸。“

“你叫什么?”

“禀老爷,张大眼。”

“赏张大眼一千铜钱。”

老爷捧起小人,心儿美滋滋,这才想起自家师爷,老脸上堆满着笑,哆哆嗦嗦的望去。

“板子不能少。”

这事就算成了。

今儿,初一,往生县的老爷得了一个宝贝,能未卜先知的樟柳神。

*在鬼灯师爷面前献宝消灾减刑是行不通的 Hhhhh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2)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