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往生.【壹】

分级:PG

配对:白泽/鬼灯

前章:【序】

*深夜瞎几把乱写,不要严谨,就是想说个故事。


  起先,进了老爷家的小神仙是不高兴的,每天不是皱眉郁郁寡欢,就是嘟嘴不理人,说话也是冲冲摆臭脸,跟刚被捡进门时的小师爷一模一样 —— 那是一段旧话,师爷是老爷年轻时捡来的孤儿这事全县人都知道。虽说有了这段经历,好脾气的老爷应该会更有经验,可这面对着能未卜先知的神仙儿,哪能真跟待着娃娃一般相比。于是,在苹梨瓜果,香烛纸钱供了个遍后,小神仙也没露个笑脸,老爷的脸也是越来越不得乐。往生县虽说是个小县,那这压力可也没法忽略,大事小事,刑事民事,全都得归来这一衙之下,说老爷这官是怎么当上的,民里有人说是老子花钱买得,也有说是老爷年幼结缘得到的果 —— 那时正值改朝换代,开国将臣里说是有一落魄子在路过往生时得过一饭之援。反正年代久远,半真半假,不知真假,老爷自个也从不说,估是他也不明白。就这样,不明白的县衙好在有个清白的师爷,大事小事就给担了起来。这师爷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老爷划水摸鱼逗娃娃,他就能逼着你夜审公文悬刺股。时间一长,老爷压力大啊,这抽烟喝酒就都起来了,全县上下都向着他师爷,内心苦闷无人说,那夜,估摸的是喝高了,提着酒壶就敲开了小神仙的小金屋,没了供神仙的架势,拉着人小白手就絮絮叨叨了起来。


 “小神仙啊小神仙,我,我跟你说啊,我命好苦唉”


 神仙睡得迷糊,被人搅了清梦这腮帮又得鼓了起来。凡人你搞事噢!


 苦于这躯体的小,小神仙挣不脱,使不了力,只得翻着白眼,吐息纳气。这凡人说这啥他是一句也没听讲,倒是闻着闻着,越觉得这人身上的味道比以前好太多,至少不臭了。


 “这啥?”


  "啥啥?”


“你喝着啥”


 “酒儿!”


 老爷自豪的摇了摇手里的坛子,见小神仙难得的露出兴趣,眼神跟着他的手摇晃,便说:


 “这可是个好东西!小神仙你来一口?“


 神仙人小,嘴也小,老爷左顾右盼,跑到香炉前者折了只香,拿签儿那头,给小神仙蘸上一滴,送了上去。


 嗯~~~


 说这美酒就是世上最美的东西啊,一人独喝解愁化忧,两人干杯生情结谊。那就这样,小神仙终于开了金口,老爷人也乐呵起来了,晚上有了能说话的人,一得闲就抱着酒坛去,一来二往两人关系越来越好,酒肉朋友哩。


 那天,这师爷出城下乡办事情,老爷一人坐堂,有个小神仙在,他连腰板儿挺得都比平常直。哼,这次就算你王妈李婶来击鼓他也不怕,再疑难无理可讲理不清的案子,一问这小神仙,那可不是清如水儿明如镜的小事啊。


 结果,王妈李婶真来了。


 看着台下吵成一团的妇人们,老爷只有头疼,面对全县出名的‘名嘴’,老爷将惊堂木敲的梆梆响。你们先各自说一下自己的诉求。


 王妈控李婶偷了她家俩鹅蛋,前晚输的正好的数量,到了早晨就少了,王妈家就多出两只小鹅崽子,你说巧不巧得咯。


 李婶哭着喊冤,说早晨一起发现家里两蛋出四仔她也是惊到,孵化极难的双黄蛋一天全成了,你说奇不奇。


老爷觉得这不是瞎胡闹嘛,数数蛋壳不就清的事。


 王妈委屈的眼泪说来就来,老爷你不知,这贱妇人可精,这偷来的蛋不会给你留壳的,就像我那准女婿哟,说没就没了。可怜我那痴情的闺女啊.......


 这事又得往前说,王妈的闺女从小有个说好亲的对象,眼瞅就到了适婚年龄,却跟李婶家的侄女双宿双飞了去。


 老爷捂头。眼神就往小神仙那儿瞟,求,哪知目光炯炯,换来的只有视而不见。小神仙若无其事的玩弄着案上笔墨。


 “老爷去审案,按律秉公断。问我要你还做啥?—— 吃饭? ”


老爷一听惭愧惭愧,想想自家雷厉风行,断案清明的师爷,内心里又燃起了小宇宙。一拍醒木。


 “王妇这事一码归一码!我们先好好说这鸭的事!”


是夜,老爷又提酒敲开了小神仙的小金屋。这天他断开了纠成一团的案子,开心!难得的提来两坛,他喝的大口,小神仙也更是尽兴。


三更半夜,一塌糊涂。


“凡人,我跟你说,我才不是那个什么樟什么渣渣神”


“噢?”


 “呵,我跟你说,我可是上古神兽”


“哇”


  "怎么,你不信?"


  "啊"


  "那你睁开狗眼看好了,我可是白泽,是上古神兽白泽,是白泽哦”


 白泽?


 老爷歪头贴在桌上,天地倾倒,站在眼前的小人看在眼里好大,他说什么白泽,老爷知道,就是那个贴在门口的瑞兽嘛,仓库里现在还有几叠它的画像呐。想着想着,老爷笑了,笑着眼前白光突闪,光耀瞎眼。


神啊!


眼前,狮身马蹄羊角,背上六眼四角,全身白毛,威风凛凛,正义凛然,神圣而庄严。老爷看呆了,坐在椅上的脚颤抖,双膝也发软。


马脸吐舌一笑。"哈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说着,就东倒西歪的朝老爷走去,这酒喝的多了,脚上软软的宛如又回到了神界。回去了一定要操死凤凰麒麟那群王八蛋。心里想着,嘴上也恨恨念叨起来,庄严的脸上就布上了戾气。老爷这腿就更发软了,噗的一声就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白泽一吓,脚步一绊,眼看着就要摔倒在老爷这身上。—— "砰!" 


 从门口飞来的铁棒砸到了白泽身上,让他及时倒地,免了某个老头子的骨头散架。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着黑衣,脸白唇薄,眼角上吊,啊对这其实就是复制黏贴了前一章的形容,还是那同一位师爷。此时他走进门口,捡起自己的狼牙棒,抿着嘴,皱着眉,提着脚,用着尖儿朝那个仰倒在地,露出肚皮的神兽上戳了戳:


“什么妖怪,连臭老头也吃?”


好是嫌弃的语气啊。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5)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