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Sleeping bag.【陆】

前章:【壹】【贰】【叁】 、【肆】 、伍(上) 、伍(下)

分级:PG

配对:贺天/展正希

预警与梗概参见第一章,不再赘述。不掐不打架

注:云云私设后,我有点想家了。

 

 

越过不自知的秋天,你过完了冬。


 那么,关于这个故事,我还剩什么没说?

 噢,好像还有挺多。

 让我们回到事情开端的那个夏季,其实严格上来说,那已经是进入秋天的月份了,可你知道秋老虎的凶猛。如果不是因干燥起皮的嘴唇,你总很难注意这个季节。


 然后直到下来的雨变得细密又绵长。用消磨你耐心的方式来提醒你,它的存在。


 当展正希从同学口里听到贺天退学的消息时,他才发觉自己好几天没再见过他。而这是距离见一失踪后的第三个月,又一个人消失在他的生活中。自然,除去有了固定、不受控的发情期外,展正希还是那个展正希,他当然不会像找见一一样去对待贺天的离去,毕竟神神秘秘就是他的基本属性。


 该吃饭,吃饭,该上学,上学,该睡觉时,能好好睡就睡,不能睡下就去跑个步,很好解决。


 除了没人再会来烦他,书包的小隔层里多了瓶抑制剂外,也就没什么改变了。


 那故事到这里就像滑入了一个瓶颈处,水在这里溜着顺其自然,平平缓缓,翻不起任何波澜,浪花,就像我们大多数的日子那样,有条不紊着进行着,这对生活来说不算坏事,但对于故事来说,可就有点糟糕了。


 我就像个局外人应有的那样,露出了等着看热闹的饥渴眼神。我在等着。等到第二年的又一个开学季。


 对于展正希来说,去年这个时候并不好过,他从小玩到大的最好兄弟离奇失踪,他的身体也后知后觉的分化出了性征,在初潮时遇见了本不会有太多交集的同学,就像青少年互助那样,他教他如何手淫,帮他渡过青涩的发情期。然后更多的就是在一起打球,吃饭。一时间,他好像站在了见一空缺的那个位置上,最后走的时候也是拍拍屁股一个招呼也没打的混蛋。


想的有点多了。展正希收回思绪放在饭碗上,嗯,老妈蒸的排骨就是一流。


“啊!希仔,你的那个日子快到了吧”


妈妈忽然发话。


“啊?什么什么日子啊妈”


这妹接话接的比他还快,隐晦的话让她满脸惊奇,八八卦卦。


“啊啧,小孩子好好吃饭”


妈妈敲了一下妹妹伸长的脑袋,让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饭碗。


展正希又夹起一块排骨,想起去年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他经历了第一次发情期。咬着肉含糊着应了声。


“那要不要帮你请个假什么的?”


“到时候再说吧,刚开学”


“也好,我和你爸对这个都没什么经验,明天我去问问李医生他们,你自己身体要多注意点哦,有什么问题跟我们说”


“嗯”


妈妈夹了些青菜,是比妹妹搂着碗扭过身更眼疾手快的速度给放了进去。


“你那个黑毛哦不,黑头发的同学怎么样了?”


黑毛?展正希扒上一口饭,说的是贺天。


“他上学期退学了”


“哎?!退学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妈妈惊奇,这妹妹也就更好奇了,大睁着眼从碗边露出,不错过哥哥嘴里任何消息。这青菜吃在嘴里好像也没什么怪味道了。


“不知道,可能家里有事吧”


“啊!那岂不是跟见一哥一样!要是见一哥在就好了,他不也是Alpha吗!”


妹妹垂下饭碗,没嚼下的青菜在嘴见惊讶着。妈妈一筷子就敲上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头。


“嘶!你这丫头!嘴很闲啊,今天这碗汤你全包了”


说着,将桌上海碗乘的汤推过。


“妈!!我会哭的!”


“哦,那岂不是正好,落在汤里一起喝了不浪费”


“天啊,哥!你看妈”


妹妹挤着快哭的脸看向哥哥,哥哥还在吃排骨。


“叫你爸都没用!快点喝”


妈妈催促着,这倒是提醒了展正希。


“爸回来吃饭吗?”


“不回,他局里今天开会。唉!你皱什么鼻子啊,喝个汤跟要你命似得” 


“哦,那排骨我都吃了。子茜你还要不?”


展正希问着,夹起碟里最后块排骨,放在自己碗里。


“……你们欺负人!”


说着,啪嗒下来着眼泪就往自己房里跑去。


咦? ?? ???


“子茜啊~”



几天以后,展子茜敲着他哥的房门。


“哥~吃饭啦”


没有回应。


“饭菜妈都给你备在微波里了,你要饿了就能吃,桌上还有好多零食,我待会跟朋友出门,你要有什么想吃的跟我发简讯啊~”


隔着门,闷沉一哼。


展子茜抿着的嘴跟纠在心上的一样紧。



是夜。展妈从展正希的房间里退出来,手里拿着刚注射完的营养剂,身为护士的她当然知道经历一场发情期得要消耗多少能量,经受怎样的煎熬。


“正希他……还好吗?”


刚下班的展父提着西装看向他的妻子,脸上是避不了的紧张。尽管Omega的味道对于都是Beta的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但很多时候,男性,你很难把握究竟是什么抓住了他们的性欲。


“一塌糊涂。所以我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有的Omega会选择割掉自己的性腺了”


“你在说什么?”


展父有点吃惊的看向他的太太。


“没啦,我的意思只是……想说,无论我儿子以后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他”


展父低头看向自己露在外面的黑色袜子,沉思良久,缓慢点头,低吟一声:“嗯”


然后,这时,他们家的门铃响了。


“啊呀,这个时候会是谁”


展妈嘀咕着走过去,路过展父身边时被拦住:“我来”


就看见他丈夫慢慢走向玄关处。领带都还没取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27)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