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余有其表.【贰】

配对:韩彬/关宏峰

分级:PG.

梗概、基础预警、注释参照前章,不再赘诉。

 

前章:【壹】


Part 1:


“哥,我饿了。”


“哥,我不想起。”


“哥,给我倒杯水呗?”


“哥,我想和你一起睡。”


 “哥...哥......”


哥…哥……


“哥,我错了......”


哥!哥!!


!!!


梦中惊醒,犹如劫后余生,气大出大进,胸大起大伏,身上的棉衫浸湿,身下的床单在明亮的灯下现出一轮深色。


真是丢不丢人,成年男人,在自个家中,灯火通明的睡,丢魂破胆的醒。


“哥,你可真丢人。”


关宏峰弓腰伸臂。褪了衣服,没理那句。空旷的单身公寓,声波来回在墙上反弹,像慢镜头中拖影的画像,像他眼中的脚掌,在波光粼粼的水中弯弯曲曲,失了真,却又是真实。他知道。他扶着床,站了起来,每走一步,脚背就破坏一次光折射的角度,五光十色,光怪陆离,如梦如幻,如在水中雾中镜子里。


关宏峰抹了一把脸,从头上浇下的水,打在睫毛上已经沉的睁不开眼,他关了水,脸埋在浴巾里将最后的水吸干。


清清爽爽,容光焕发?


他没看镜子。将准备好的干净衣服穿上。湿发只需后撩,就随它自己了。


“哥,你还去啊~“


手表不能不带。


“别怪亲弟提醒你一句 —— ”


好奇怪, 常用的那个位置带着发了紧,后移一个孔位又松到可以塞进第二只手腕......


“你这可是在往火坑里跳啊~!”



“不要你废话!”


手表砸在了地上。打击的钝痛从关宏峰的拳头上传了来,先是骨头,再是肌肤,肌肤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突触,密密麻麻的传着痛 ——


“不要你废话!”


这次他是真的醒来了。



Part 2:


“如果你想,你可以去床上再接着睡会。”


初醒的关宏峰,像是从冰封状态解冻出来,也可以说,是一个在结冻的过程。他缓慢,缓慢的眨着眼,第三下时,他刮溜走了流下鼻梁的汗珠,看向站在一旁的韩彬,没接他递来的手帕。


“我来早了。”


韩彬的胡子随着他嘴角的弧度扬了扬,就像他收进兜中手帕的动作一样自然,得体。


“我说过,你可以随时过来。只有你。”


语毕,节骨分明的手,顺过关宏峰的额鬓。水渍沾在屈指的第二节,如耀耀发光的光明顶。



Part 3: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弟的?”


“很小。”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并不是真实存在?”


“很小。”


“现在他在这吗?”


“不在。”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


“关先生,关先生?”


“很抱歉,我感到无能为力,我可以为你推荐我的同僚吗?他在身份认知上有话语权,或许他能够帮助你。”


“这是他的名片。”



Part 4:


“现在他在这吗?”


关宏峰褪外套的手一顿,撇向韩彬的眼神,像一把刀,像是独狼警惕时收成一面刀刃的眸子,很短暂的亮锋,又被下一次眼皮眨下来时,给带走。


“你怎么知道?你们医生互通起来就不算泄密了?”


“别误会,赵医生很优秀,只是他在面对像你这样的情况时有点心理障碍,你知道,人无完人。我也有自己的障碍。”


关宏峰没搭腔,手也没再重新动起来。


“你不是第一个,先前的几列也有相同的情况,所以即使他不说,我心里也有个底。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很在乎花的真假,这是一个印证。而就在刚刚,我先抱歉,我听了你的梦。”


“你不该这样护他。”


“那你弟呢?”


关宏峰的眉头短促的抽动了一下,除此外,他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而空气里已经开始散漫着本能的味道,那是克制的浓度,也是示威的预警。韩彬无疑是闻到了,可他仍坦然自若的站在那,静若处子。


罔闻叹息,信息素褪去。


“他不在。宏宇不会出家门。”


Tbc.


改了点设定,貌似有了点剧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61)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