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饭与酒与你的风花雪月他的万里江河.

名字瞎取,别在意,文也没写完,估计三更完。整粉了还是没写完哈哈哈,急发一章凑凑脸。~

配对:贺天/展正希/? (此处斜杠无意义

分级:PG.

梗概:一个战无不胜的护国将军,一个手握兵权却游手好闲的王爷,嗯.....好奇这样的皇位是由谁坐着吗?

预警:本意是个PWP脑洞,开下来后,后面就有点黑与重口了哈哈哈,想好了再点,第一章平平稳稳静如水,还清新着。


一:

这个营扎的地不算好,土软,天湿,气是冰。却也算不得差,至少是扎下来了,太阳也还没完全落下。将军掀开了帐幕,真巧看见带马饮水回来的亲兵,亲兵是生死相托,可交付后背的‘亲’。那分享好东西就是自然的了。亲兵脸上雀跃,仰着头,逆着光,看着被夕阳镀上金的人,他说:将军,将军,那边有条河,清澈好美丽。


将军颔首,看着眼前的人和他被牵着的宝马,答着风马牛不相及。


“晓得王爷在哪吗?”


晓得,晓得,那好巧,俊美的王爷就在美丽的小河旁。


油嘴耍舌。将军一本可正经,正经的眼刀甩来时是没什么怒意的,亲兵佯装知错低头,脸在下面笑呵呵,他的将军,可温柔了。


将军真威风,走路是带风。噌噌噌,下了小山坡,来到小河边。一览无余地,青草蔓蔓边。哪有人啊,哪有人!好小子,耍主子呀。将军的气是皱起的眉,可能也没气,皱起的眉是因为被阳光照眯的眼,反正将军也没怎么着,就着眯眼皱眉的表情,坐在了河畔上。


波光粼粼,清风徐来。这可与我最开始渲染的环境大相径庭,可人就是奇妙,什么样的心情去看什么样的东西那就是不一样的味儿了。将军将手伸进了水里,那肯定是冰凉又刺骨,却也像绸缎一样,流过将军的手掌,抚过他握剑的茧,他用剑的疤,将军的眉头平顺了。


在寸草不生的战地,生的只有马蹄与战鼓。


如今战事告捷,疆域稳定。越发靠近故乡的风与水与温度,都在抚顺着凯旋的战士浸泡在砂砾血土中的心。


除了——


将军的心猛然一跳,他的手正被什么咬住,本能叫他要快些抽出,而清澈的河水更快一步的让他看见那是来自同类的手,将军压下了反射,黑着脸,顺着手望去,一颗黑色的脑袋。


将军是在心中骂出的。


黑发从水中顶出,撩去糊住眼的发与水,他睁开了眼,黝黑的眼睛中是站在河边一本正经的人,异色的眼睛在与他对望,面无表情,比水还静。


风一吹,露在水外的肌肤真是冷,冷着水中的男人先咧嘴一笑打破沉寂。河边的男人也拎着披风擦起手,说话了:


“王爷洗澡啊。”


“将军一起吧。”


说着,不待人反应过来,就伸出手,又抓住了那半干的手——一把拉下。


‘我操你妈的贺天你有病啊!’


这话将军在落水前没来得及骂出,落水之后也没有,沉重的衣物带着他急急下坠,睁开的眼透过流动的河面看着扭曲的脸,脏话浑话只能先留心中,划动着手,挣扎出水面。


更是沉重。


短暂的窒息让他想大口喘气,可冷水又激着他胸口收紧,一口气上下不是,披风已经顺水飘走,有人还想再进一步。展正希抓住了贺天的手,眼睛瞪着圆圆,腮僵得硬硬的。


“将军这是要拒绝本王吗?”


黑色的眼睛压近,那口匀不过的气也在这时顺了,展正希叹了出来,向上翻了个白眼。天上的云稳稳地飘动。


“天要黑了。”


最后的衣物也走了。


“是啊,那么晚上来找我吧~”


贺天的手指重回水中。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5)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