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饭与酒与你的风花雪月他的万里江河.【四】

配对:贺天/展正希/见一 (此处斜杠无意义

分级:PG

前章:【一】   、【二】 【三】

预警:瞎捏,贱炸明示。阴谋论?


【四】


关于这种关系从何而起,你们忘不了那个夏天。


他将头抵在软垫上。像是有点不可置信,将眼睛也闭了上,屏住了呼吸,耳边的确是有蝉鸣。这会勾起他的往事。他想去想。他试着又去想了想。却什么也想不起。


发生的第一次明明是在夏天。夏天,又怎会没有蝉鸣?


“想什么呢?”你发现了他的走神,轻轻地贴上了身,近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手在他的腰上轻轻地摸。“是在想我吧。”


自问自答的话说着肯定。上挑的疑音是挑逗的回旋。你低头,埋在他的肩颈里,细细又缓缓地吸着。就像你见过的那些正在抽大烟的兄弟们那样,贪婪、享受、珍惜。你太久违他了。念想有时候会像一把刀子一样,滚在你的心上。你露出了牙齿,连啃咬都轻轻地,摩擦在你记忆中的某个位置上。就当你留下了牙印。


最后你还是换成了柔软的唇。


“怎么了?”


你问。


怎么了?


他也不知道。


就像现在不该有的蝉鸣,他裸露的背肌在初春的空气里绞紧着。 就像落入了战场那样。你轻轻的贴上了他做进攻准备的脊背,这里的骨节像冬日埋在土中的葡萄藤,粗壮的,有力地,顶着肌肤,要喧嚣。你想吻上去,食指却先你一步的摸上了后颈凸起的第一块骨头,圆润的骨头。你嘴中开始说起什么来。


他听着,也没听着。他想起来了。想起那个夏天,同蝉一样吵的还有你的嘴。床上床下不一样。那天他知道了,在床上,你的嘴更吵。明明被捅的是他,你叫的比他还凶。想到这,他的眉头皱了。找到熟悉的感觉了吗?


没有。


他仍在战场的中央,四周人叫马叫战鼓敲。他双手的肱肌因握剑而满满鼓起,杂音被过滤后只剩自己的心跳,他在等着。等着不知从哪方射来的暗箭。他知道有人埋伏,他知道危险就在旁边!可在哪?在哪?他睁开眼,眼前是被自己的阴影打住的棉被,鼻间的气息来自他的青梅竹马,来自他的君主,来自他...他的......


你看着被不适笼住的他。你记得每一次和他性爱的场景。在这事上你们早过了青涩的年纪,也过了腼腆的次数,说句轻车熟路不为过。你熟悉他,就像他熟悉你。你们摸遍了彼此的每一个敏感点。你也知道他每个细微反应后的意义,包括有些他并不展露的更大部分。现在,你面对他,是不是也有了疑惑?


他的这种防备,从何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从战场上下来,你不相信一次战役就让他摇身一变回到了比第一次还青涩的处男。你开始想,想那些从战场上传来的大大小小的信息。你漏过了什么吗?没有。无论是已经化为灰烬的密报,还是已经编辑成册的公文。关于他的消息,你没有漏过任何一个字。


还是说......!


在武力上,毫无疑问,你不如他。所以当他翻身过来时,你没有任何压制,甚至是随着他的力道,倒在了床上。惊讶转傻笑,顺其自然,行如流水。


脸红的恰到好处。


一张吵闹的嘴闭上了。展正希看着这张脸,淫荡又白痴。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人坐上皇位。所以他不想。耳边的蝉鸣还在叽叽喳喳,知了知了。


知道了吗?


四目相望中,是熟悉的脸。


你听见了他熟悉的轻叹。


“哪来的知了?”


“我抓的。”


你仰脸眯眼笑着骄傲更白痴。他差点反手一巴掌。你赶紧伸手,指了指远处的桌角下。隐约一个草黄色的竹笼。你向他说,说着你是怎样在夏天捉到了这只蝉,怎样忘的你说不清,倒是怎样与它重逢,并且奇迹般的活过了冬天,来到了春天,你把这过程说的尤为详细,末了——


“简直跟你一样屌啊!”


这真是夸?


将军脸上的表情我一言难表达。你也许还想多看上几眼,但手又更快的搭上了他,将他抱进怀里,贴在胸口上。


这回,他的脊骨在你手中变得平顺,你划过它们。


“谢谢你,展正希。”


“...嗯。”



日子平平静静的过,没有战争的武将上朝打屁没人听,展正希赋闲在家。上回有说,同将军一起住在城内的还有位带兵王爷,都是从小一起玩到大......这样说也有点不对,对将军来说,发小的是皇帝,王爷是半路杀进,与皇帝臭气相投,狼狈为奸。(我说的)


“将军,早啊。”


“...早,王爷。”


“今日东城喝茶去?”


“好。”


喝完了明前的茶,太阳也毒了。


“将军,早啊。”


“早,王爷。”


“今天去南湖洗澡?”


“不出门。”


“我家的水亭修好了,邻国最新科技,机械制动,冷水循环,我正要去验收,将军要不要......”


“去!”


待在水亭中,转眼,走出来的自然风已经吹着跟它一样凉。


“将军,早啊。”


“早,王爷。”


“北山的叶子已经红了。”


“好。”


“好?那我这就联系那几个小子了。”


“???”


“妹妹今年十八了吧,放心,你妹就是我妹,这几个人都经过本王的眼了,绝对的好!”


将军抄起了刀。即使在大雪纷飞的今天,百姓们觉得在许多年以后,也不会忘记这年秋天,他们在街头看过的那一场架。


“将军,早啊。”


“早,王爷。”


“西边山上的树全坠下了冰...快让我进去,外面冷死了!”


将军偏过身,放了这只豹子进去。黑色的大氅擦过了他的手背。真是轻车熟路。他都省了跟管家招呼。


“咦?”


耳边的脚步声有点不对,贺天向后转头。


“你去哪?”


“进宫。”


将军没回头,出了门外,下了阶梯。马来了,他上马。


“娘熬了粥,可以喝。子茜的早课没做,她醒了你看一下,”


这算什么?王爷站在将军府的门槛后,有种落入一道深坑的感觉。他看着骑马远去的身影,忽然想起了那个女孩。啊,这两兄妹长得还真是—— 


“教什么啊!”


“贺家剑法第十三式。”


他展正希什么意思?!


就欣赏肯定的那种意思吧。



这一年下来,他进宫的次数屈指可数,见到他的次数寥寥无几。


“真有这个必要吗?”


他在质问你。语气尚好,可你正在看着他的眼神。你知道,只要你再稍进一步,这就会具体化。


“没,只是一种设想。”


你退步了。你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在他的面前伸出手,再收回。你应该还要跟他聊些什么的,可嘴就是在手中紧紧闭着。如果时间能再多一点,你肯定会和他做些什么。而现在,你就是在看着他。


他先说话了。


“你...还好吗?”


你眨了眨眼。遮在手下的嘴笑了。起身,下地,来到他面前。搂住他。


“我现在,真的好想亲你一口。展正希。”


你说着,就亲了。亲在了他温度偏高的脸颊上。你像刚喝下了烈酒。


“陪我去见那群老头吧。”



“真鸡儿烦。”


等那群老头散了后,将军替皇上扶了额。他真是想不到要天天面对这些家伙的日子。他知道,这仅仅只是偌大养殖场中,其中的一小鸡群。


见一笑着看着他,又看向了湖中。宛如冻住的湖面没有冰,冰一早上就被人清除了。


“我这位子,你如何想?”


因为站的近,他的话没在冷空中多转几个圈,就到了将军的耳里。而将军,却像被激到了,猛着偏头看向他。也许是因为冷,他就像回到了那个雨天,想到了那个蹲在墙角的瘦小身子,想到了握在手中的那只湿漉小手的触感。他一直没忘,也不会忘记自己对他的承诺。


我会保护你。


“除了那件事,”


“你要我怎样做。”


浅色的头发在空中转着,你偏过头。在他的眼里,看见完全的自己。你凑着越近,你在他的眼中越发大,越具体,越挤开四周的场景,越来越只有你。你闭上了眼。你吻着他的唇。


“再帮我出征一次。”


冰冷,让这个吻,木木的。


就跟这湖一样,毫无情趣。



春天来临时,那位战绩显赫的将军又出发了。这次随行的,还是位贵族。领着一小撮贺家精兵。


“哥,保重。”


城门口,贺天与贺呈作别。点头后,贺呈骑着家族的黑马,追赶将军远去的马。



将军的死讯,王爷是坐在水亭中收到的。


那个夏天,尤为难熬。


皇帝辍朝三日,亲自吊唁。追加将军爵位,举国同哀。


而军中不可一日无将,不久,王爷挂帅。享天子亲征礼数规格,皇帝一路送至郊外。


临别时,他们相互作揖,抬头相视一笑。


“有劳。”


“有劳。”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6)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