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
既不美妙又未必猥琐。

“头像来源 Abra Mane 单曲 lil kim 封面”

Q.E.D 【外·Ⅰ·序】

可能是个惊吓哈哈哈.

配对:见一&贺天/展正希.

分级:PG.

前章:下次补贴(啊?

梗概:就正文之后好多年的三人同居有崽→展正希产后复职的那天。

具体设定见正文,

预警:前方超无脑!

在天气有些热的时候,你脱下了毛衣,换下了棉絮。衬衫,西装,社会两件,衣冠楚楚。不冷不冷。

“长膘了呢,展正希。”

“闭嘴。”

你不爽的抖了抖,要把黏在肩上的脑袋给甩下去。这衣裳相贴的是自己的肉,是松是紧是什么滋味才不要这个隔了层布料抱着的男人来提醒。也不想想,他是为什么会胖成这屌样的?

啊!

想到这,这镜子里标致的脸又沉了几分。

“你奶喂完了?”

“嗯。”

这回答是从身后男人的鼻间哼出的,正正撒在前人的耳后。前人早不是那个一吹就软,一撩就炸的处男了。但在镜子里,这拧眉不爽的脸上,绯红哟~

“手拿开。”

当了老爸的男人就是不一样,换以前早就握着耍赖的手一个过肩摔,——啊,当然,其实这招更多时候的是用在另一个人身上。—— 今天还能忍住把话说着匀匀称称,气息不乱。身后的男人就更有了兴致,唉,你知道男人的性质。作死?我是不懂的。我就看着镜子里的那只手啊,那只搭在身前人胸上的那只手啊,动了起来。

展正希瞪着眼睛。不是他反应迟钝,是这动作娴熟,刺激贼猛。猛的跟射在镜子上的那一小淌乳白色液体一样,大脑一片白光。

然后——

“贺天你他妈是白痴吗!”

人一反应过来,就是转身,伸手,揪住衣领,妈的是死死拽住,压下。

“这是我最后一套能穿进的制服。”

这话说着是连感叹号都被压下的低沉,高压。在这之下,当然是选择示弱认怂赔笑。

献上自己的阿玛尼。

“都是白衬衫,穿在里面一样是不是~”

是你个头。

但你能有什么办法?

脱下沾了奶渍的白衬衫,换上白花花的衬衫。不错,至少不用为了扣个扣子而攒劲吸气收腹了。称头(整齐)。

展正希的脸上稍微好了点。

然后——

“你们他妈都是白痴?!”

只是套件衣服的功夫,扔在一旁的脏衬衫就落入虎爪。啊,说是虎爪是不对的,只可能是狮爪或是豹爪,或是这里面谁流着的那个‘怪物’的基因突然显性变了异,但谁会在乎(?!)这个?现在看着就是两只小猫,这一黑一白的两团分在衬衣两头,四双八只爪,鼻供牙也咬。布料破的清脆。

“他们的妈是你。”

“闭嘴狗屎!”

老妈的怒气谁敢无视?两只小兽从衬衫里抬头,水汪汪的大眼望着妈。

“喵~”*

啊!

窒息。但无论怎样,你妈就是稳场高手。左手右手一手拎一个,黑色甩给黑发的男人。白色的......嗯,得绕个道。去了餐厅拿出保温的奶,然后再踹进卧室。

扔猫(?)上脸。

“白痴起床喂你崽!”

吵吵闹闹一早上。一晃过了八点半。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能朝九晚五。

展正希板着脸站在玄关处。

“来,跟妈妈说再见~~”

啊啊啊?

“喵喵喵~”

展正希看了下时间,最后还是低头与两个男人手中的幼崽碰了碰头。然后转身走了。

没有老爸们的吻。有些账,不用等着回来收。

这是展正希临危受命,复职的第一天。

“这套,真的是,太、撩、了!”

“嗯!”

在门后,抱着幼崽的两人相视一笑。嗯,有很多事,等他回家后可以慢慢做。

TBC.


啊,惊喜吧!!(惊吓吧啊喂!

哈哈哈好吧我承认就是...半小时瞎JB乱打,认认真真写了几小时的全删了,明天得干活又真不能再熬了。-。-,反正剧情大概就是个这样的事。胖了的展正希对镜子穿衬衫被捏胸,其实贺天捏奶本来是想调侃他真的不穿Bra吗?毕竟是在哺乳期临危受命复职,这个漏奶噢哈哈哈...啊然后就直男觉得穿上很不爽很难受所以很拒绝,话不多说老子就是不穿。其它就差不多没落下写齐全了,就大概是个这样的事,反正重点是在晚上...噢,对啦。

就展正希这一胎生了俩,一黑一白,太小长得都跟猫崽样,狮子豹子不想分。黑的毫无疑问是贺天的,因为见一的特性就是成年前不会显出,成年后啊也不一定。但白色(浅色)的毛发就他有,所以就暂时用颜色来定谁儿子。没验DNA,做都是一起做的,如果不是见一而是突发的白化种或者其他谁的(嗯?),那就是以后的事了。反正都是展正希的崽毫无疑问。谁在乎。(嗯?!!)

本来其实真的想写个正装Play,3P的惊喜啊!!!(仰天哭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8)
©HandSome | Powered by LOFTER